-

眼看著銀針就要紮到鳳兮若,連黑衣人都緊張了,誰知道下一刻鳳兮若隻懶懶的抬了抬手就將近在咫尺捏住了銀針。

嘶!

這……這……

黑衣人頓時瞪大了眼睛,好厲害!

鳳兮若晃了晃手裡的銀針,湊近了能看到銀針尖端處有黑色,看來是有毒。

“還淬了毒,挺厲害嘛。”鳳兮若隨手將銀針交給旁邊的疾風一號,“檢測一下是什麼毒。”

疾風一號將銀針收進檢測盤,叮的一聲響,顯示屏裡出現了一堆的文字。

鳳兮若掃了眼,勾唇朝黑衣人道:“你這可是比砒霜還毒呢,紮到皮膚上,皮膚都會潰爛,七竅流血,死相極慘,真厲害。”

黑衣人已經驚的說不出話來了:“你你你,你是怎麼知道的……”

這種毒是他們暗營裡自己研製的,市麵上都冇有流通的,鳳兮若是怎麼知道的?

剛纔她說讓那個人檢測,檢測是真的就能檢測出來?

還有,那真是人嗎?

鳳兮若捏著銀針蹲在他跟前,手裡的銀針在黑衣人臉上晃來晃去,一個不小心就會紮進他的肌膚,嚇得黑衣人冷汗涔涔。

“要知道不是很容易嗎,你再給我玩心眼兒,我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鳳兮若輕嗤了聲,“要試試你這銀針嗎。把你靈魂都毒碎了。”

“不不不,晉王妃饒命!晉王妃饒命啊!”

黑衣人徹底被鳳兮若嚇破膽,趕緊磕頭。

鳳兮若冷笑了聲:“你反正也不在乎自己的命,但本王妃說了不讓你死就不讓你死,可想死死不了的那種感覺怕是比死更難受,要不要試試?”

黑衣人渾身發抖:“奴才知道錯了,奴才知道錯了,王妃娘娘,奴才定知無不言!嗚嗚嗚嗚……”

太可怕了,這晉王妃怎麼這麼嚇人。

鳳兮若隨意抬腳一勾將身後的凳子利落的勾了過來,懶懶的坐下:“說,到底是誰指示你們來殺本王妃的,再給我說謊試試?”

“是是是,奴才都實話實說,是是……是廣陵王吩咐的,他說了,現在人證物證的都是指向王妃娘娘你的,要是不處理王妃娘娘,這說不過去,但是呢王妃娘娘肯定又不肯承認,所以……”

黑衣人結結巴巴的說都說不清楚。

鳳兮若不耐煩的打斷他:“這些廢話不需要說,說該說的。”

黑衣人委屈的開口道:“就廣陵王說了,等你一死就偽裝你自儘,到時候再給你安個畏罪自殺的罪名,此事就過去了,虛舟公子心裡那道坎兒也能過去了,而且晉王殿下不是也……也盼著你死嗎……”

好傢夥!

這真是很多好處嘛!

她這不就是個妥妥的工具人了!

鳳兮若冷哼了聲,果然跟她猜的一點都不差,就是要她背鍋背到底,順便還把楚玄淩支開了。

真是好算計。

那個黃鶯已經觸怒了廣陵王,換藥一事肯定是導火線,應該還有彆的更深層的原因,不然不至於砍了她手指當懲罰還要要了她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