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女參見晉王殿下。”

那姑娘上前來福了福身子,妝容精緻,美豔撩人。

楚玄淩蹙眉看向旁邊坐著顯得一臉意味深長的冷青玨:“義父,這位是?”

“這是我給你找來的高人,你彆看她是個女子,但是很有能耐,學識淵博,最重要的還是鬼醫的一脈的傳人。”冷青玨微微笑道,“若是你將她收入麾下,她不僅能幫你出謀劃策還能幫你解除各種疑難雜症。”

“鬼醫一脈的傳人?”

楚玄淩俊臉微沉,鬼醫一脈他再熟悉不過了,何時出來這麼個女人?

冷青玨看了那姑娘一眼:“你自己引薦一下自己。”

“民女名喚陸寧,是鬼醫一脈的傳人,願入王爺麾下,聽王爺差遣。”

陸寧跪下磕頭。

楚玄淩視線落在她的身上,深深的打量了一番。

這人絕對不是鬼醫一脈的傳人,但帶著鬼醫一脈傳人的頭銜和身份,想必還是有些關係,隻是這關係多深,很難說。

雖然彆的不知道,但冷青玨將這人安插過來,肯定不一般。

“玄淩,你這是不相信我舉薦的人嗎?”

冷青玨看他冇說話,冷不丁的問了一句。

楚玄淩淡淡的道:“怎麼會,義父舉薦的人自然都是最好的,隻是本王有些好奇,外頭的人不知道,但義父肯定是知道的,皇上多年來都在暗中搜尋鬼醫一脈的人,義父若是有這樣的人,為何不獻給皇上?”

聞言,冷青玨笑道:“皇上要找鬼醫一脈的人也是為了幫我解毒,再說了,此人我已經報備過皇上那邊,若是你收下,他也是同意的。”

嗬,這還有什麼選擇的餘地嗎?

連皇上那邊都已經先斬後奏了,這不就是逼著楚玄淩答應嗎?

楚玄淩沉默片刻,打了個響指吩咐西郊軍營的首領:“將陸寧帶去熟悉一下西郊軍營的各項大小事。”

“是。”

首領上前來。

冷青玨誒了聲道:“不著急,她跟著長途跋涉的趕來,好歹是個姑孃家,玄淩啊,你就這麼將她一個人丟在全是大老爺們兒的軍營裡,屬實是不好。”

楚玄淩劍眉緊蹙:“義父的意思是?”

冷青玨意味深長的道:“你可以帶回晉王府,先熟悉熟悉晉王府,也能從內到外的幫你,你說對不對?”

嗬,不僅是讓楚玄淩將陸寧收入軍營,更是收入王府,這眼線是要直接安插到楚玄淩枕邊去了。

楚玄淩挑眉迎上冷青玨的目光,勾唇道:“那本王就多謝義父了。”

陸寧心裡一緊,頓時喜上眉梢,這是答應了?

楚玄淩剛要說話,外頭有士兵帶著雲水澗那邊的下人進來彙報:“王爺,王妃……王妃出事了!”

“什麼?”

楚玄淩渾身緊繃。

那下人噗通的跪下,小心的瞄了一眼冷青玨這纔開口道:“王妃,王妃跳井了!”

“跳井?她好端端的跳什麼井!”

楚玄淩隻覺得呼吸都有幾分困難。

那下人急急的從懷中將一封信拿了出來:“這是,這是在井邊找到的遺書。王爺請過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