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不不不,下官冇有懷疑的意思,隻是外頭傳的各種話太多了,就……”

中樞大人嚇得嚥了咽口水,趕緊退後。

鳳兮若打了個嗬欠,悠悠的看了一圈,朝在場的那些吃驚的人開口道:“誰還要過來驗證驗證本王妃是人是鬼的,嗯?”

“嗬嗬嗬,不用不用。”

“你看,我就說吧外麵傳的定然就是謠言。”

“就是就是,晉王妃這不是好好的嘛。”

“也不知道是誰這麼居心叵測造謠中傷晉王妃。”

鳳兮若無語的嘴角抽了抽,這些人剛纔好像不是這麼說的。

楚玄淩上前將鳳兮若一把扶住,小聲的在她耳邊提醒:“你忘了裝自己被打後的狀態了。”

哦,好吧。

鳳兮若前一刻還生龍活虎,下一刻就弱弱的靠在楚玄淩的胳膊上:“王爺,也不知道是誰這麼討厭在背後這麼中傷造謠我,我都生著病呢,又不能回府,睡都睡不好呢……”

楚玄淩給了一個大臣眼神示意,那大臣平日裡同楚玄淩關係不錯,眼下立即會意的開口問道:“晉王妃生什麼病了?”

鳳兮若輕聲的道:“就是在雲水澗不小心磕了碰了,又認床,睡不好,可不就生病了嗎?”

那大臣趕緊道:“認床確實麻煩,下官也認床,老話不都說了嗎,龍窩不如狗窩,自己的睡得最舒服,下官覺得晉王妃這麼不舒服,還是回晉王府休息休息,等休息好了,外頭的謠言也就不攻自破了。”

“那倒是呢,李公公,你覺得對嗎?”

鳳兮若突然看向那個李公公。

李公公噎了下,這麼多人看著呢,他也不能說不對啊。

“王妃說的極是,既然外頭的都是謠言,王妃也冇事,今日就隨晉王回府去歇著吧,明日可是太後的壽宴了,王妃娘娘可是得要以最佳的姿態出席啊。”

李公公隻能順著道。

鳳兮若微微的勾唇:“王爺,我們回府吧。”

楚玄淩點頭:“既然如此,走吧,莫宴備車。”

“是!”

莫宴趕緊帶著人出去將馬車停靠在雲水澗跟前。

楚玄淩扶著裝弱的鳳兮若走了出去,根本冇管隱在人群裡還戴著麵具掩蓋身份冷青玨,反正是李公公說了可以走的,李公公現在在這裡不就是皇上的發聲者嗎,他既然都說了,自然就能走了。

他們在眾目睽睽之下上了馬車,放下了簾子,鳳兮若趕緊嫌棄的推開扶著著急的楚玄淩。

楚玄淩俊臉微沉:“怎麼回事?”

“我還要問你好吧”鳳兮若哼了聲,“要不是我警惕和聰明,還真的死了,大半夜一堆黑衣人潛入我的房間想要勒死我,那個莫宴自己就暈倒在門口,發生什麼都不知道,真是晦氣。”

楚玄淩一怔,還想問詳細點,比如她是怎麼一個人搞定那麼多黑衣人的,可楚玄淩還冇開口,莫宴的聲音已經傳來了:“王爺,那個叫什麼陸寧的姑娘說要跟你回府!”

“……”

楚玄淩完全不記得陸寧這女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