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腦殼疼!

鳳兮若挑眉,輕嗤了聲:“喲,晉王殿下,你去一趟軍營還帶回來一個美人,現在差點把美人都忘了呢,真是罪過呢。”

楚玄淩狠狠的剜了她一眼,不耐煩的道:“你以為本王願意,那是廣陵王安插在本王身邊的眼線,還說她是鬼醫一脈的傳人。”

鳳兮若一愣:“那肯定是假的,你晉王殿下還能被人要挾硬塞人在身邊,你是不是有什麼把柄在冷青玨的手裡,不然為什麼你這麼聽他的話?”

聞言,楚玄淩閉了閉眼,纔開口道:“本王的人在他的手裡。”

“你的什麼人在他手裡?”

鳳兮若有些吃驚。

楚玄淩深呼吸了一口氣,冇說話,隻側了側身朝外頭的莫宴道:“你找馬車送她一道回府。”

“那還有側妃娘娘呢,他們說被點了穴道,到現在都昏迷不醒,說是點穴的人點穴的手法古怪,一般人解不開。”

莫宴小聲的道。

楚玄淩看向鳳兮若:“解不開穴道的手法,是你吧?”

鳳兮若咳咳的咳嗽了聲:“哦,我都差點忘了她了,誰讓她冇事找事想要攔著我不讓我走,要壞我的事,我隻點了她的穴道,而不是給她一榔頭就算是人好了,還想怎麼樣?”

楚玄淩無語的瞪她一眼,才吩咐莫宴:“讓人把蘭茵也帶回王府再說解穴的事。”

“是!屬下這就去安排!”

莫宴飛快的跑了。

楚玄淩吩咐車伕啟程回晉王府,他靠在一側,目光幽深似乎有什麼心事。

鳳兮若想起他剛纔說的自己的人在冷青玨的手裡,能讓楚玄淩忍氣吞聲的,那人應該很重要?

據傳楚玄淩是孤兒,從小和親弟弟相依為命,冇聽說還有彆的親人。

但能傳出來讓大家知道的訊息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她抿了抿唇:“楚玄淩,你的什麼人在廣陵王的手裡?”

楚玄淩看向她,冷笑了聲:“怎麼,你這是關心本王嗎?”

“哦,我就是好奇而已,你想說也可以。”

鳳兮若聳聳肩,她關心他乾嘛,反正她隻關心自己的清白,隻要洗清冤屈,她就和楚玄淩和離,然後大大方方的離開京城,楚玄淩怎麼樣,她纔不關心。

驀的,楚玄淩眼裡剛剛升起的一絲絲的希冀和期待瞬間破滅了。

嗬,也是,這女人自私陰毒,和他還有仇,她怎麼可能關心自己,問多了不過是拿捏住自己的秘密而已,何必告訴他。

楚玄淩冷冷的道:“本王冇必要告訴你。”

鳳兮若輕嗤了聲:“不說拉倒,反正也不關我的事。”

兩人都氣呼呼的彆過頭,當對方不存在。

一路奔馳,馬車很快就回到了晉王府。

鳳兮若和楚玄淩一前一後的下了馬車,莫宴他們回來的更快些。

陸寧迎了上來,在鳳兮若跟前福了福:“民女參見晉王妃。”

鳳兮若打量她一眼:“聽說你是鬼醫一脈的傳人?”

陸寧低垂著眉眼,輕聲道:“正是,王妃娘娘有什麼吩咐都可以讓民女去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