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想什麼呢!”鳳兮若嫌棄的白他一眼,“我是說,不戴麵具也有彆的辦法,你長得這麼美,換個女裝做王爺的近身婢女,誰會管你這麼多啊。”

噗!

楚玄淩剛拿過溫水喝了一小口,這會兒全部噴出來了。

林玉清那張臉都綠了:“晉王妃!你是故意的!”

“誒,我那是為你著想,你看看你們鬼醫一族這麼紮眼,皇上可是在暗中找你們多年呢,要不是晉王殿下護著你們,怕是早就被髮現了吧,既然這樣,晉王殿下也算是你們恩人,你不該犧牲一下下嗎?”

鳳兮若理直氣壯。

林玉清看向楚玄淩:“王爺,你這王妃真是……”

“嗯,王妃說的也冇有什麼錯,非常時期,可用非常辦法。”

難得楚玄淩會同意鳳兮若的法子。

林玉清隻覺得這兩口子真是夫唱婦和一樣的坑爹!

到底是誰說他們不和還有仇的?

誰說的,拖出去打死!

鳳兮若也不管林玉清答應不答應,反正他都上了賊船了,也下不去了,鳳兮若轉頭就跑到門口那邊,一把將門拉開,莫宴吃了一驚連忙上前:“王妃,是不是王爺有什麼事?”

“王爺冇事,但這些日子王爺要閉關休息,你可得守好了,不能隨便讓人進來。”

鳳兮若小聲的提醒。

莫宴有些著急,他下意識的伸長脖子要往裡頭看:“王爺真的冇事?太醫不是說王爺那些疹子是天花?難道不用再找大夫來看看嗎?”

“放心吧,王爺冇事,你守好便是了。”鳳兮若看了看外頭,壓低聲音吩咐道,“給我拿一套胭脂水粉還有衣服妝發過來,拿丫鬟的衣服就好。”

莫宴愣住了:“王妃你這是要做什麼?”

“你彆管,隻管去辦就是了。”

鳳兮若催促道。

莫宴撓撓頭,一臉懵逼的轉頭去準備東西。

很快莫宴就將東西拿來了,他倒是想進屋去看看的,但是鳳兮若不讓,莫宴著急的道:“王妃,你讓屬下進去看看王爺的情況,就看看……”

“等會再進來。”

鳳兮若拿過東西,砰的把門關上了,莫宴眉頭皺的能夾死蚊子。

“過來,本王妃給你上妝。”

鳳兮若晃了晃手裡的東西。

林玉清抗拒的很,他堂堂一個大男人,讓他扮女人,誰會高興!

楚玄淩咳咳的咳嗽兩聲:“委屈一下,過後本王會補償你。”

嗯,這話聽著怎麼這麼像受了委屈的小媳婦兒。

鳳兮若忍住笑,把衣服塞他懷裡:“先去把衣裙換了,出來了我再給你上妝。”

林玉清抿了抿唇,抱著衣服繞到屏風之後去更衣。

楚玄淩看向鳳兮若:“隻有你能想出來這麼個損的辦法。”

“哪裡損,我覺得挺好的啊,做個婢女在你身邊近身伺候,也是正常的事。”

鳳兮若悠然的道。

“不正常,本王院子裡婢女本就冇有,他這麼突然多出來一個,哪裡正常。”

楚玄淩嫌棄的很。

鳳兮若輕嗤了聲:“以前是冇有,現在不是有了嗎,到時候再弄多些婢女過來,他混在其中,那不就好了,再不行,我把雪碧借給你,讓雪碧帶著林玉清不就完了,雪碧懟人,一個頂三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