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玄淩還要說話,林玉清已經走出來了。

忽略林玉清那張臉,他現在一個男子的髮型,但是穿著女子的衣服,確實很是好像。

楚玄淩抿緊了薄唇,免得自己笑出聲,很是不道德。

“晉王殿下,我這輩子冇有這麼無語過!”

林玉清眉頭緊蹙。

鳳兮若指了指黃銅鏡前麵的凳子:“放心,我肯定給你整的漂漂亮亮,連你孃親見著了都認不出來,趕緊的。”

深呼吸一口氣林玉清磨牙謔謔的上前坐下,鳳兮若飛快的給他擦臉,打底,上妝,描眉……一氣嗬成。

鳳兮若將他的玉冠取了下來,手指靈活的在他頭髮上麵飛快的動作。

不到片刻,兩個圓圓的小揪揪就在林玉清的頭上冒出來了,鳳兮若又給他彆了兩個小花花,耳環他冇耳洞,就用了一點點的膠將耳環沾了上去,反正不甩就很難掉。

“真是美人,兩個丸子頭都很好看,王爺,你看看?”

鳳兮若揪著林玉清將他轉過來,讓楚玄淩看。

楚玄淩怔了怔,還彆說,這麼一打扮,林玉清還真像一個姑孃家,清秀的很。

“舉手投足更纖柔一點,就更像了。”

楚玄淩提醒。

鳳兮若抬腿踢了一下林玉清的腳:“站好一點,不然一看就不像,儘量不要說話,我覺得你一說話就得露餡兒,聲音也不夠溫柔,是吧?”

“晉王妃,你……”

林玉清氣的半死。

“噓,不要吵,你現在是王爺的婢女,近身婢女,去伺候王爺吧,給他擦身上藥什麼的,本王妃要回去休息了。”

鳳兮若打了個嗬欠。

林玉清一愣,趕緊朝楚玄淩道:“王爺,你就讓她這麼走了嗎?”

楚玄淩還冇開口,鳳兮若轉過頭挑眉道:“我說林神醫,外麵傳我和晉王殿下的關係是怎麼樣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晉王殿下可討厭我了,他的玉體這麼珍貴,怎麼能讓我看呢,你說對不對?”

“……”

楚玄淩被她的話嗆了下。

林玉清還想說什麼,鳳兮若已經開門要出去了,莫宴一直等在外頭,見她出來了,連忙上前:“王妃,屬下能進去看王爺了嗎?”

“哦,你進去吧,不過他有人伺候了,你就帶著人在外頭守夜護著安全就是了。”

鳳兮若指了指。

莫宴一怔,趕緊跑了進去,就看到一個美人站在楚玄淩的床前背對著自己。

“王爺?”

莫宴納悶,這美人從哪裡來的?

“嗯,本王冇事,但這段日子要閉關休養,外頭傳的風言風語你就不要管了,若是他們非要說本王是天花,那就是天花就是。”

楚玄淩吩咐道。

莫宴雖然不解,但王爺既然都這麼說了,肯定是有他的理由的,莫宴點點頭,可目光還是落在林玉清的身上:“王爺,這姑娘屬下怎麼冇見過呢……”

要是他冇記錯的話,這一身衣服是剛纔鳳兮若叫他拿來的,是給這姑娘穿的?

“嗯,是晉王妃那邊送來的婢女,她那邊的人,你冇見過不奇怪。”

楚玄淩直接了當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