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江蘭茵也同意的。”

楚玄淩目光微沉,握著筆的手一點點的收緊。

鳳兮若噎了下:“你怎麼知道?”

雖然鳳兮若也不信江蘭茵是去寺廟祈福的,但最多也就是躲起來避楚玄淩這天花,免得傳染了吧,怎麼……

“剛纔蔚來站在視窗,本王能聞到他身上的味道,有江蘭茵身上常用的香粉味。”楚玄淩俊臉閉了閉眼,那種香粉是江蘭茵找人特製的,算是獨一無二的東西。

我靠!

楚玄淩這是狗鼻子吧,人家站在視窗他都能聞到!

“你確定?”

鳳兮若皺眉,她其實毫不懷疑,畢竟江蘭茵那人很懂得趨利避害,愛她自然是愛楚玄淩的,但是冇愛到為了楚玄淩去死,若是這樣,她確實很有可能去找另外一個人投靠。

而這個最好的選擇就是永遠的舔狗蔚來。

楚玄淩不爽的白了鳳兮若一眼:“你是正妃,按道理來說,本王不要側妃了,府上隻有你一個,你應該很高興,你現在是什麼態度!”

額……

很明顯嗎?

鳳兮若言簡意賅:“要不你順便也給我寫一份?”

“滾。”

楚玄淩嫌棄的咬牙切齒。

“好嘞,那我走了。”

鳳兮若立即轉頭要走。

“給本王滾回來。”

楚玄淩恨恨的剜了她一眼。

鳳兮若無語的又磨磨蹭蹭的走了回來在他旁邊站著:“你自己說的,讓我滾的。楚玄淩,你越是說話不算話了。”

“少囉嗦,你來寫,本王口述。”

楚玄淩直接把筆塞給了鳳兮若。

鳳兮若噎了下:“我不,你給江蘭茵的休書,乾嘛要給我寫,到時候人家發現了是我代筆的,不承認了怎麼辦,我不要乾這種事。”

“讓你寫就寫,怎麼這麼多話,你仿造本王的筆跡不就得了,趕緊寫,對待你救命恩人就是這個態度的?”楚玄淩嫌棄的道。

鳳兮若磨牙謔謔:“楚玄淩,你能不能不要動不動就提救命恩人的事?那個袁少卿以前也算是救過我呢,我要不要報恩?”

“有本事你就去報,本王弄不死你們的。”

楚玄淩言簡意賅的威脅。

好賤!

鳳兮若氣憤的把他手裡的筆搶了過來,推了楚玄淩一把:“讓開,不是要我寫嗎,不坐著怎麼寫?”

楚玄淩睨了她一眼,起身給她讓了位置。

林玉清敲門進來的時候,就看到楚玄淩在旁邊說話,鳳兮若坐在那裡寫寫寫,最後還拿楚玄淩的印鑒摁了上去。

“這兩人確實和外麵傳聞的不一樣啊。”

林玉清上去來給楚玄淩端來一碗藥,“王爺,王妃,你們在寫什麼呢?”

鳳兮若將休書合上,淡淡的道:“寫戲文呢,你家王爺閒得無聊,怎麼,你也無聊?”

寫戲文還要蓋印鑒的?

反正林玉清不信。

但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向來都是林玉清這鬼醫一族的原則。

這麼想著,林玉清又懶得追究了,朝楚玄淩道:“王爺,喝藥吧,你的傷恢複的不錯,但是還得得注意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