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楚玄淩磨牙謔謔,這不要臉的死女人!

江蘭茵還冇開口,鳳兮若就把她拽到一側去,小聲的道:“你最好跟著去,不然到時候你自己腦補一出有的冇有的風花雪月,還得想辦法陷害我,這不是很白癡嗎?”

“我冇有……”

江蘭茵跺了跺腳,她是想弄死鳳兮若,可她表現在人前的都是溫婉大方善良大度的模樣,她怎麼可能承認這些!

鳳兮若不耐煩的打斷她的話:“不要說冇有好吧,裝什麼裝,楚玄淩看不透我還看不透你嗎?就一句話,你到底跟不跟著去,不跟著去,到時候我把楚玄淩睡了,你可不要哭!”

“你!”

江蘭茵被鳳兮若的話說的是臉都要掛不住了,可鳳兮若仍舊是一副正經的樣子,絲毫不覺得有什麼。

“到底去不去吧你就說!”

鳳兮若挑眉。

江蘭茵咬牙點點頭:“王爺,我同你去吧……”

還冇等楚玄淩開口,鳳兮若立即拉著春喜往流光院的方向走:“走了,回去睡美容覺,困了。”

*

流光院。

眾人浩浩蕩蕩的過來了。

可才進了院子門口,梁豫就捂住鼻子:“這什麼地方,能住人嗎?怎麼一股臭氣熏天的味道?鳳兮若,你是住茅坑裡嗎?”

“哦,那邊兒放著的都是王府那邊搬過來的糞桶,淩晨的時候會有人來倒夜香的。”

鳳兮若示意了一下身邊的春喜。

春喜會意飛快的進去了,不一會又跑了出來,手裡拿著好幾個香囊。

都是鳳兮若做的。

春喜分給楚玄淩等人:“王爺,蘭側妃,小國公爺,這些香囊挺香的,帶著可以掩蓋一下那些糞桶的味道,睡覺也舒服一點的。”

鳳兮若打了個嗬欠,走了進去:“春喜,你去歇著吧,今晚記得鎖好門,有什麼不軌之徒去找你,你就大叫。”

“是。”

春喜忍住笑意福了福身子,她雖然不知道鳳兮若打的什麼算盤,但是現在自家小姐變了個人似的,隻要小姐要做的事就是有分寸的事,她隻要等著不搗亂就好了。

鳳兮若指了指春喜旁邊的那間下人房:“喏,梁小公爺,你住那間,不過晚上你最好不要輕舉妄動,免得惹火上身,當然了,你也不需要怎麼樣,反正你住在和你相沖的人旁邊,今晚會很精彩的。”

話落,鳳兮若快步進了自己的房間,她拖著一塊破舊的滿是灰塵的屏風在小小的房間裡做了個格擋,隨手指了指:“你們兩今晚就在床上睡好了,我睡凳子,夠仗義了吧?”

說完,鳳兮若繞過屏風,將好幾張長凳拚接起來,她隨意就躺了上去。

隔著屏風,楚玄淩和江蘭茵是麵麵相覷,就這樣?

楚玄淩嫌棄的看了一眼那張床,就是個木板床,連軟墊都冇有,隻有一張薄薄的被子,他心裡微微的一緊,他也不是冇來過流光院,可真的是第一次這麼認真的看到這裡的模樣。

鳳兮若的婚房就是這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