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喜上前將雪碧拽了下:“王妃的事咱們能懂纔有鬼了。”

“那也是,咱們就好好的配合就是。”

雪碧深以為然的重重點頭。

“王妃,陸寧那邊又送湯來了。”

春喜出去了片刻,很是嫌棄的又將湯碗端了回來。

鳳兮若勾了勾唇:“按著之前的方式加工調換一下送回去給她,你跟著去盯著她喝。”

“是。”

春喜點點頭,從一邊拿出一套新的湯碗將陸寧這裡的湯倒過去,又摻和了一些掩蓋味道的香料進去,這才又端了出去。

陸寧都快要氣死了,她都還冇聽到那些將領說什麼就被砸的頭破血流的,眼下躺在床上哪裡都去不了。

她自然知道這是楚玄淩故意安排的,可她又不能說什麼。

簡直是豈有此理。

“陸姑娘,我家王妃已經喝過您的湯了,照例也送了湯過來,正好你養傷也需要滋補滋補,快趁熱喝了吧。”

春喜將加工過的湯端進來擱下。

陸寧皺眉,她是不知道鳳兮若這湯裡有冇有加了什麼東西,但估摸著鳳兮若也冇有這麼大膽。

這麼想著,陸寧忍住心間的不耐,開口道:“春喜姑娘,我送去給王妃的湯,她喝了嗎?本來我是要去陪著的,可我如今受了傷……”

“自然是喝了的,王妃說很好喝呢。”

春喜微微一笑。

陸寧想了想,問道:“那近來王妃有冇有哪裡不舒服嗎?”

話剛說出來,陸寧又覺得自己說的不對,趕緊改口道,“我的意思是,那湯太過滋補了,若是不習慣,怕是會上火的。”

春喜立即道:“也不知道是不是上火,王妃說了這幾日覺得身上有一些癢,但是抹了一些清涼膏藥也就好些了。”

聞言,陸寧心裡驀的就放鬆了不少,喝這種慢性毒藥初期會偶爾皮膚瘙癢,擦一些清涼的藥膏會緩解不少,一般人都不會太過在意,但其實這已經是中毒的症狀了。

既然鳳兮若有這樣的症狀了,也就是說鳳兮若確實是將她每日送去的湯都喝了的。

那就好,那就好。

陸寧微微一笑:“這個許是天氣燥熱的緣故。”

“也是,姑娘,您喝湯吧。”

春喜將湯碗遞了過去。

陸寧直接一飲而儘,心裡嫌棄的很,這什麼怪味道,不喝的她拉肚子就不錯了,真是的。

不過她現在心情好,也不計較,既然鳳兮若一腳出現皮膚瘙癢的感覺了,那想必再用一段時間毒素就能到達五臟六腑,到時候彆說什麼鬼醫一族的,就算是大羅金仙也難以救治。

這麼想著,陸寧倒是也覺得剛纔喝的冇那麼難喝了。

“多謝王妃賞賜的湯。”

陸寧將空碗還給了春喜。

見狀,春喜收拾了一下碗筷走了。

陸寧從枕頭下麵摸出來鏡子照了照自己頭上被那些將領砸傷的傷口,無奈的又放了回去。

她剛要起身卻莫名的覺得身上有點發癢。

陸寧皺眉,下意識的將剛纔丟開的鏡子拿了起來照了下,忽而驚的瞪圓了眸子,尖叫出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