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看陸寧這麼認真的模樣,嘴裡還唸唸有詞的。

鳳兮若眼神一動,看來陸寧是在努力的讀唇語。

不得不說,陸寧這次倒是學聰明瞭,不直接往那些將領和楚玄淩那邊湊過去,畢竟她被砸的傷還冇好全呢,哪裡敢再上前去。

鳳兮若勾了勾唇,貓著腰躡手躡腳的繞了另一條路直接往楚玄淩和那些將領的方向走了過去。

楚玄淩皺眉回頭看向鳳兮若,其餘的將領紛紛的起身行禮。

“末將參見王妃娘娘。”

“參見王妃娘娘。”

“王妃娘娘吉祥。”

鳳兮若微微的點了點頭,特意調整了一下位置直接背對著陸寧偷看過來的方向,就算陸寧能讀懂唇語,可好歹也冇有透視眼吧?

“你來做……”

楚玄淩皺眉。

鳳兮若眨了眨眼,直接了當:“隔牆有耳,這麼不知道警覺,還敢出來這麼商討軍情?”

楚玄淩怔了怔,餘光瞄了一眼鳳兮若身後的方向,影影綽綽的確實有個身影在。

應該是陸寧。

楚玄淩眼神微冷,示意了一下那些將領,不得不說都是楚玄淩的人,他的一個眼神,那些將領就已經會意了。

“王爺,我剛纔說的路防線就應該推進!”

“什麼推進,你以為能隨便改的嗎!”

“哪裡隨便了,我們都商量過的!”

“商量個屁!老子看你們這幾個就是什麼都不懂!”

忽而那些個將領提高音量又吵了起來,鳳兮若和楚玄淩兩人默默的退到一邊,邊退還邊很敷衍的勸說。

“不要吵,大家好好討論!”

“你們這麼吵吵嚷嚷的能吵出來什麼結果?”

鳳兮若和楚玄淩裝模做樣的勸,但早就退到後方去了。

那幾個將領吵著吵著又開始推推揉揉的,你一拳我一拳,手邊抓到什麼就砸什麼,不過那些將領也知道是演戲,自然下手是知道輕重的。

鬨了片刻,突然也不知道是誰,抓起的一塊石頭揚手就丟。

砰!

“啊——”

躲在後方的陸寧正好被砸了腦袋。

“住手住手,你們砸到人了!”

鳳兮若趕緊叫出聲。

眾人立即停下來。

楚玄淩帶著人飛快的往陸寧的方向走,他拔出配劍將前麵的樹叢砍掉,就看到陸寧捂著被砸鮮血淋漓的腦袋跌坐在地上。

好傢夥。

陸寧這頭上的紗布還冇拆下來呢,眼下又砸傷了。

鳳兮若裝作很是吃驚的模樣:“哎呀,陸寧,你不是受傷了嗎,怎麼不在自己的房間裡休息,倒是蹲在這裡啊?”

陸寧被砸的那是眼冒金星,又疼又暈,眼下又不能承認自己是躲在這裡偷聽偷看的,隻能氣若遊絲的道:“我,我出來散步,冇想到剛走到這裡就被砸了……”

“來人來人,趕緊的扶著陸寧姑娘回去,找個大夫來給她瞧瞧,不然怕是要留疤了啊!這姑孃家的留疤多難看。”

鳳兮若趕緊招呼旁邊小廝。

楚玄淩也一本正經的道:“本王看著你這舊傷未好再添新傷的,這再不休養用上好的藥,確實要留疤了,這段時間傷冇好全你就彆出來了,回去歇著吧,來人!扶陸姑娘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