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傢夥!

楚玄淩這是連消帶打的要把陸寧給清除出去,虛舟還冇話好說。

深呼吸了一口氣,虛舟皮笑肉不笑的道:“陸寧既然已經到了王爺身邊,那自然就是王爺的人了,而且陸寧也是極為相信王爺的,豈會有不相信王爺請的大夫一說,王爺真是多慮了,這段時間陸寧既然受了傷那讓她好好休息便是了,軍中之事想必她也不會過多操心的,王爺您說呢?”

這話既然這麼說了,楚玄淩自然也知道見好就收的道理。

楚玄淩微微的點頭:“如此的話,你回去同義父說一聲此事,免得義父著急她無法參與軍中事務,無法給本王提建議。”

虛舟嘴角抽了抽,隻能道:“是。”

楚玄淩勾了勾唇,剛要說話,外頭的下人又急急忙忙的進來了,身後還跟著三公主那邊的貼身婢女。

“參見王爺,參見王妃。”

婢女行了禮。

鳳兮若蹙眉:“你是三公主那邊的人吧?”

上回在街上杠上的時候,鳳兮若是見到過這婢女在三公主身邊的。

婢女福了福身子:“回王妃的話,奴婢是三公主身邊的綠竹,今日是特彆來澄園送帖子的,三公主在公主府擺了百花宴,想請王爺和王妃共赴百花宴。”

百花宴?

這個時候搞百花宴?

鳳兮若和楚玄淩都有些納悶。

綠竹將帖子遞過去:“這是公主親自手擬的帖子,王爺和王妃可是一定要赴宴啊。”

鳳兮若將帖子接過來,三公主設宴,帖子自然是要派的,但都是下人擬寫的,何須她一個公主動手,但眼下綠竹這麼強調,也就是說三公主是有意邀請他們去的。

這宴席看來不去都不成了。

楚玄淩微微的點頭:“知道了,本王和王妃收拾一下就會去公主府。”話落,楚玄淩吩咐莫宴,“先送虛舟和諸位將領出去吧。”

“是。”

莫宴連忙動身做了個請的姿勢。

一眾將領紛紛離開,倒是虛舟多看了鳳兮若一眼,那恨意根本就止不住。

不過鳳兮若完全冇有放在眼裡。

等他們都出去了,楚玄淩才直接了當的問綠竹:“三公主是不是有什麼要事?”

綠竹欲言又止:“王爺,您還是同王妃先去赴宴吧,公主會親自跟你們說的。”

福了福身子,綠竹告退。

“這個時候三公主擺百花宴,還親自手擬的帖子,肯定是有什麼事。”

鳳兮若盯著手裡的帖子道。

楚玄淩沉默了片刻纔開口:“若是說三公主有什麼事需要用到本王,最近的也就是文王,如今太師一脈被革職流放,文王被軟禁,三公主和文王是親姐弟,難不成是想要本王幫文王一把?”

“三公主又不傻,明知道你和文王關係不和,而且文王現在倒台被軟禁,是皇上下令的,你怎麼可能會去救,我覺得不是這個。”鳳兮若搖搖頭,“算了,何必猜來猜去的,三公主親自擬的帖子送來了,也冇有不去的道理。”

雖然她覺得肯定不是什麼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