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突然,有下人火急火燎的奔了進來噗通的跪下:“三公主,三公主,不好了,駙馬吐血了,太醫那邊說……說駙馬就要不行了啊……”

“什麼!”

三公主猛的站起來,立即跟著下人匆匆的朝另一邊走去。

在場的賓客們麵麵相覷,一時間都不知道怎麼回事。

“駙馬不是在江南那邊嗎?”

“許是回城了?”

“可怎麼還吐血了呢……”

一眾賓客議論紛紛。

綠竹快步走到鳳兮若和楚玄淩跟前:“王爺,王妃,你們也去看看吧……”

楚玄淩俊臉微沉:“人在何處?”

“就在公主府西廂。”

綠竹飛快的道。

“嗯走吧,去看看。”

楚玄淩點點頭,看了鳳兮若一眼。

其餘的賓客也紛紛跟著過去。

公主府西廂苑。

楚玄淩和鳳兮若才走到門前,就看到太醫齊刷刷的跪在那裡瑟瑟發抖,三公主怒喝道:“你們這些廢物,要你們有什麼用!你們要是救不了駙馬!你們也不要活著了!都去給駙馬陪葬吧!”

“駙馬爺現在是什麼情況?”

鳳兮若走了過來,輕聲問道。

太醫回過頭趕緊道:“駙馬爺這是病入膏肓了,藥石難救啊。”

“駙馬不是向來身強體健嗎,為何突然就病入膏肓?”

楚玄淩皺眉的道。

太醫不敢抬頭,隻能應聲道:“駙馬長年在江南上任,許是那邊水土不服,頑疾已久,但冇有得到正確的治療,所以……”

“荒謬!駙馬之前不過是有些頭風症,這段時間回城的路上顛簸,染了風寒,這才加重了病情,怎麼到你們這些太醫的嘴裡就是什麼頑疾已久了?簡直是胡說八道!”

三公主氣急敗壞。

太醫院首趕緊磕頭:“公主,這……這確實是如此啊,駙馬爺已經到了油儘燈枯的時刻了,我們也是無能為力啊……”

“你們。你們……”

三公主臉都綠了。

“公主,公主,駙馬不行了!”

有婢女衝了出來。

三公主一腳踹開擋在跟前的太醫院首,急急的奔了進去。

鳳兮若和楚玄淩互看一眼,兩人也跟著進去了。

“駙馬!”

三公主扶起躺在床上的消瘦的男子,淚如雨下。

鳳兮若雖然不懂醫,但見過將死的人也是數不清了,駙馬爺那臉色就跟死人冇有區彆了,怕是確實要救不活了,隻是看著樣子如果是生病的話,不至於現在才找大夫吧?

最可能的就是本身確實是有些小毛病的,被下了毒或者什麼藥才弄成這副模樣的。

鳳兮若眼神一動,隱身款機器人出現在她身側:“去給駙馬驗一下血看看,分析一下駙馬血液的成分含量。”

“是,主人。”

隱身款機器人點點頭。

楚玄淩就在鳳兮若左邊,可他什麼都聽不到看不到,但他卻感覺到有什麼不對勁,就像是有什麼看不到的人從他身邊大大方方的走過,而且鳳兮若好像還跟那人說話了?

雖然他知道這想法很滑稽,但就是他這一刻的感覺。

“你剛纔說什麼?”

楚玄淩擰緊眉頭看向鳳兮若,很是納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