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玄淩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既然是給了你弟弟的,那就是你弟弟的東西了。隻是為什麼會在陸寧手裡?”

鳳兮若的手指輕輕的碰了下玉佩的邊緣,這上麵還有一點乾涸了血跡。

“不知道。”

楚玄淩搖搖頭。

鳳兮若想了想,開口道:“既然是你弟弟的東西,又是陸寧死前交托給虛舟要給我的,搞不好和你弟弟的死有莫大的關係,對我洗清自己的冤屈也有幫助,所以,東西留在我這裡,你同意嗎?”

“嗯。”

楚玄淩沉思了片刻,應了聲。

一路上,兩人冇再說話。

回到澄園,鳳兮若揣著那半塊玉佩回了屋子,吩咐雪碧和春喜守在門口,鳳兮若將門給鎖好,疾風十九號機器人出現在眼前:“主人。”

“這上麵的血跡乾涸了很久了,能驗嗎?”

鳳兮若將半塊玉佩遞了過去。

疾風十九號機器人將半塊玉佩塞進胸前的驗覈箱:“可以驗,要等一會。”

“行,驗吧,匹配箱裡有誰的血樣?”

鳳兮若這段時間不僅讓機器人到處收集訊息,還時不時讓他們去給人家抽血存血樣,搞不好有一天能用上呢,喏,現在不就是可以用上了。

“有皇上的,皇後的,太後的,文王的,太師的,冷青玨的,還有不少官員和富商的,數數一共有一百多人了。都是趁著他們睡著的時候,抽的血。”

疾風十九號機器人回答道。

“嗯,那挺好,繼續保持。”

鳳兮若在旁邊翻書。

疾風十九號繼續監測剛纔的血樣。

一個時辰過去,滴滴的聲音響起,血樣報告顯示在疾風十九號胸前的液晶顯示屏上麵。

鳳兮若放下手裡的書,湊過去看了看,狠狠的擰眉:“你這冇搞錯吧?”

“比醫院的監測還精準,不會錯的。”

疾風十九號立即道。

“這上麵的血跡是冷青玨的兒子的?而且血跡乾涸的程度是半月之前?”

鳳兮若很是納悶,難道冷青玨還有彆的私生子?

有彆的神醫給他將不孕不育之症給治好了?

不過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這血跡是半個月之前才染上的,那是不是說冷青玨的兒子一直在京城?

至少染在這玉佩之上了。

等等。

鳳兮若又皺眉了,自言自語的嘀咕著:“玉佩最後的一個主人是楚玄淩的弟弟,那這麼說,這玉佩按道理應該是跟他弟弟一同入了墓的纔是,還能落到陸寧的手上……陸寧又是冷青玨的人……”

靠!

有點亂!

鳳兮若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伸手摁了下自己跳動的太陽穴。

叩叩叩。

雪碧敲了門。鳳兮若揮了揮手,疾風十九號消失在眼前。

“進來。”

鳳兮若開了口。

雪碧推門進來了,身後還跟著一排的下人,每個下人手裡都端著一個托盤,上麵都裝著一道道精緻好看的菜肴。

楚玄淩也跟著進來了。

好傢夥。

這是乾什麼?

鳳兮若皺眉:“楚玄淩,你要開宴席嗎?”

楚玄淩白了她一眼:“這都是皇上剛剛派人賜下來的,專門賞給你的,說是三公主進了宮,特彆在皇上麵前誇了你救了她。皇上還賞賜了不少的金銀珠寶給你,已經在外頭了。這些都是宮中的廚子做的。”

“……”

鳳兮若嘴角抽了抽,走到外麵去,發現院子裡確實擺著一大堆的箱子,裡頭全是珍貴的金銀珠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