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啊,這不就是我兄長那個不見了的玉佩嗎,原來是你這個女人偷的!”小男孩氣呼呼的叉腰,“巴赫,巴圖,把這女人給我扣下!”

遠處兩個齊齊卡塔爾部的人趕緊走了過來攔住鳳兮若。

鳳兮若臉色一沉剛要動手,一個聲音傳來:“齊賽,不許胡鬨!你們退下。”

“是,殿下!”

齊齊卡塔爾部的兩人趕緊退下。

“兄長!是這女人偷你的玉佩!被我逮住了!”

叫齊賽的小男孩急急的晃了晃手裡的玉佩。

迎麵走來的男子也是一身齊齊卡塔爾部的著裝,身材高挺,小麥色的肌膚,那張臉確實挺俊的,這難道就是老百姓們傳聞的堪比楚玄淩的那位嗎?

“晉王妃不要生氣,我弟弟年幼無知,還望晉王妃見諒。”男子看向齊賽,“還不把玉佩還給晉王妃?”

“可是這玉佩明明是……”

齊賽看著還想說話,被男子狠狠的瞪了一眼,他不甘不願的將玉佩還給了鳳兮若,慢吞吞的又做了個手勢道:“事我看錯了,晉王妃娘娘不要生氣。”

說完,齊賽轉頭就跑了。

“你認識我?”

鳳兮若收回玉佩,蹙了蹙眉。

男子微微一笑:“自然認識,人人都說晉王殿下的王妃才貌雙絕,今日一見,確實所言非虛。”

好傢夥。

一上來就拍馬屁,這帥哥的嘴真是騙人的鬼。

鳳兮若迎上他的視線:“勒言殿下倒是嘴挺甜。”

“你……知道我?”

勒言也是一愣。

鳳兮若指了指他掛在腰上的腰牌:“喏,這不是寫著嗎?”

勒言怔了怔,低頭看了一眼,輕笑出聲:“抱歉,失禮了。”

“無妨,不過剛纔你弟弟說了,這玉佩是你的,怎麼回事?”

鳳兮若可冇忘了剛纔勒言看到這半塊玉佩的時候眼裡那一閃而過的驚訝,這玉佩絕對不是像勒言說的那樣看錯了這麼簡單。

可這玉佩是陸寧留下的,上麵還沾著冷青玨兒子的血跡,怎麼又成了齊齊卡塔爾部的人的東西了?

勒言眼神一閃:“晉王妃,這是我弟弟看錯了,以前我也有一塊跟這個差不多模樣的玉佩,但是不見了,我弟弟一直想幫我找回來,所以看到你的這個玉佩纔會誤會,抱歉。”

扯淡。

楚玄淩說了,這是整塊的雪玉雕刻成的玉佩,樣式都是匠人親自繪製圖樣製成的,也就說是獨一無二的一份,怎麼還有模樣差不多的?

估計是勒言不想說而已。

看來此事還牽扯到外族人?

“不過晉王妃……”勒言突然開了口,聲音還壓低了一些,“雪玉在我們齊齊卡塔爾人來看,是不祥之物,為了避免麻煩,這玉佩還是放好一些比較好。”

鳳兮若櫻唇抿了抿,微微的點了點頭。

勒言做了個手勢行了禮帶著人走了。

鳳兮若擰緊眉頭,一時間有些納悶。

楚玄淩不知道什麼時候過來了,見鳳兮若一個人站在這裡發呆,沉著俊臉上前來:“你杵在這裡乾什麼?宮宴馬上就要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