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掌櫃的也怒了:“我這客棧就這麼點大,一眼不就看到頭了,有冇有我不知道嗎!實在不行,你們自己搜好了!要是你們什麼都搜不出來!老子一天亮就去報官!還有,你們可不要惹我!你們知道我大哥是誰嗎!那可是堂堂晉王殿下楚玄淩!”

“……”

“……”

楚玄淩和鳳兮若裡兩人都怔了怔。

好傢夥!

那掌櫃的真是神奇的很,明明連晉王殿下都認不得,還敢打著晉王殿下的名號到處招搖撞騙?

“晉王殿下是你大哥?”

那些人明顯的不相信。

“廢話!你們可不要在這裡鬨事!”

掌櫃的傲嬌的道。

“行,我們也不跟你廢話,畫上這個人,你要是見到了,就發這個信號,我們看到就會來的!聽到了嗎!”那些人似乎被他唬住了,拿了個信號彈給他。

掌櫃的也知道見好就收,收了信號彈,送了那些人出門。

“喲,掌櫃的,你還認識晉王殿下啊?”

鳳兮若和楚玄淩走出了房間,站在走廊上往下看,悠悠的問道。

額……

掌櫃的見著他們現在就有點犯怵,眼下嚥了咽口水道:“二位客觀是需要什麼嗎,怎麼還不休息呢?是不是吵到你們了,你放心,我們今晚都不會去打擾你們的,至於外頭的聲音,我儘量小聲啊。”

“剛纔是誰來找人,找的什麼人?”

鳳兮若好奇的問。

掌櫃的搖搖頭:“那我也不知道,那些人凶神惡煞的闖進來,還以為老子好欺負呢,這畫像是他們留下的,我是冇見過這人。”

嘩啦。

掌櫃的將畫像抖落了出來,鳳兮若和楚玄淩一看,都倒吸了一口冷氣。

這不是江蘭茵嗎!

靠!

鳳兮若快步的跑了下來,將畫像拿了過來仔細的看了看:“這……”

楚玄淩也跟著下來了。

“你們認識這女人?”

掌櫃的小心翼翼的問。

鳳兮若眯了眯眼:“剛纔來找她的那些人,都是什麼樣子的?”

江蘭茵這女人很久冇出現過了,她都下意識的以為江蘭茵已經死了,冇想到竟然又出現了。

掌櫃的撓撓頭,想了想才道:“那些人我也冇見過,穿著打扮也是挺普通的,實在冇有什麼特征啊,不過要是你們認識畫上的女人的話,你們可以用這信號彈將那些人引回來,不過……能不能不在我這客棧引?”

意思就是不要連累我,行不?

鳳兮若隨手把畫像和信號彈都塞給了楚玄淩:“喏,你處理,反正跟我沒關係。”

話落,鳳兮若轉身就上樓去了。

“……”

楚玄淩俊臉微沉。

掌櫃的忍不住道:“這位……”

啪。

楚玄淩惱怒的將畫像和信號彈咣噹的丟在地上,轉身也上樓去了,一身的戾氣。

見狀,掌櫃的慫的不敢吭聲,連忙把地上的東西都撿起來放好,默默的縮小自己的存在感。

楚玄淩跟在鳳兮若身後進了房間,他咬牙切齒的盯著鳳兮若的後背,鳳兮若根本不搭理他,這女人真是越發的囂張了!

不收拾她一下,真是蹬鼻子上臉!

鳳兮若剛進去就直覺不對勁,她停住腳步,楚玄淩皺眉,隻聽著她小聲的道:“楚玄淩,這房間裡有人進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