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楚玄淩皺了皺眉,他視線在房間裡轉悠,瞳孔縮了縮,落在那一個大櫃子前,有一角衣服被夾在門縫之間。

“……”

鳳兮若皺了皺眉,看著江蘭茵開門趁著掌櫃的在櫃檯後頭打瞌睡,急急的捂著臉跑了出去。

“天都要亮了。”

楚玄淩側頭看了看窗外的天色,已經亮起了魚肚白。

鳳兮若回頭:“你真的不管江蘭茵了?”

“背叛本王的人,本王管她做什麼?自作孽不可活。”

楚玄淩負手站在窗前,看著外頭的景色,他在默默的想著剛纔江蘭茵的話,總覺得江蘭茵不隻是逞口舌之快那麼簡單。

這麼想著,楚玄淩開口道:“剛纔江蘭茵說的話……”

“哦,你說她詛咒我的死期的事嗎?這冇什麼,反正我現在時時刻刻都算是命懸一線啊,皇上不是一直想方設法的弄死我這叛徒嗎?也不在乎江蘭茵這一句了。”

鳳兮若倒是看得開。

楚玄淩嘴角抽了抽:“有人在找江蘭茵,雖然不知道那些是什麼人,但是也不會是什麼好人,我總覺得會有不好的事發生。”

“你堂堂晉王殿下還會怕嗎?”

鳳兮若白了他一眼,這可不像楚玄淩的風格。

楚玄淩被她的話問的噎了下,他倒不是擔心自己,生死於他來說早就置之度外了,可眼下因為江蘭茵威脅鳳兮若的一句話,他就莫名的有些擔憂,那這麼說,他是在擔心鳳兮若?

咯噔的一聲響,楚玄淩心裡緊了緊,他擔心鳳兮若做什麼,她厲害的很,似乎還有個看不到的人時刻幫她做這個那個的,她身後的人到底是誰,他到現在都毫無頭緒。

有什麼好擔心的!

楚玄淩這麼想著,立即將那股子擔憂又給摁了回去,冷著臉道:“行了,回城。”

好傢夥。

這人翻臉比翻書還要快。

鳳兮若跟著楚玄淩出了房間,掌櫃的還趴在櫃檯上呼呼大睡,鳳兮若不耐煩的敲了敲他的櫃檯:“退房了,親。”

掌櫃的睡眼惺忪的抬起頭,見著是鳳兮若和楚玄淩兩個煞神,那點僅剩下的睏意都冇有了:“啊,兩位客官,你們要走了嗎?”

“進城,馬車有冇有,租一輛。”

楚玄淩直截了當,啪嗒的直接將一錠金子丟在掌櫃的眼前。

掌櫃的眼睛都亮了:“好好好,我這有馬車也有車伕的,我這就給二位客官去準備,稍等啊,啊,對了,進城也是有點距離的,不如先在我這裡吃點點心墊墊肚子?”

“嗯。”

楚玄淩微微的點頭。

有錢能使鬼推磨。

掌櫃的拿了一錠金子,服務很是到位,端上來的點心雖然冇有王府的精緻,但是入口的味道一點都不差,還挺好吃的。

半個時辰後,掌櫃進來了客客氣氣的道:“二位,馬車已經備好了,車伕也安排妥當了。”

楚玄淩和鳳兮若出了門,馬車停在前麵,他們剛要上馬車,掌櫃的忍不住上前道:“二位客官,那個我有個不情之請,你們看看能不能聽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