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明自己和她是仇敵,但不得不承認現在的她,說話做事都有一種莫名的吸引力,就像是一個大大的旋渦一樣,隨時隨地的吸引著他!

鳳兮若臉色一沉,氣的胸疼。

算了,跟這人不能硬著來,得換個方式!

深呼吸了一口氣,鳳兮若皮笑肉不笑的道:“你不就是想要盯著我嗎,何必說的保護這麼好聽呢,行,你要盯著就盯著,不過,我們要約法三章,免得你看著我這美女,突然獸性大發,那我不是很吃虧嗎?除非,你承認你暗戀我!”

楚玄淩剛給自己斟了一杯茶抿了一口,差點被鳳兮若這不要臉的話給驚的吐了出來。

咳咳咳咳……

楚玄淩咳了片刻才緩過來:“你放心,本王還看不上你。”

“哦,那就好,你可以在這房間裡睡覺,但是不能上我的床,不能偷看我換衣服,不能偷摸我!”

鳳兮若提醒。

楚玄淩輕嗤了聲,壓住身體裡叫囂著的某種邪火:“你倒是想的美。”

話落,楚玄淩轉身繞過屏風,去了另一側的軟塌上躺下,薄唇不自覺的上揚了一個細小的弧度。

鳳兮若披著外衣起身開了窗:“春喜,去給我拿點心來備著。”

雖然是在客棧吃過東西回來的,但鳳兮若覺得等會自己睡醒了也會餓,備著放在這裡,起床餓了就能吃了,多好。

春喜偷偷的瞄了一眼屋內,小聲的問:“王妃,你和王爺大晚上的出城去看日出,現在又睡一個屋,你還準備點心?”

好傢夥!

這死丫頭想到哪裡去了!

鳳兮若屈指在春喜的額頭上叩了下:“你想什麼呢!楚玄淩自己非要賴在這裡不走,還威脅我,我才答應他的!”

“威脅?王爺以為都是威脅要你命的,可現在今日用威脅留下來跟你睡?小姐,你有冇有覺得王爺對你不一樣了?奴婢覺得……”

春喜一臉的八卦和興奮。

鳳兮若連忙捂住她的嘴:“不要亂說話!趕緊的去準備點心去!”

“是。”

春喜吐了吐舌頭,轉頭跑了。

鳳兮若抿了抿唇,剛要伸手關窗,轟隆的幾聲雷聲接二連三的響起,陣陣的雨傾盆而下,剛剛前一刻還是晴天,現在就黑沉沉的下了大雨。

院子裡的下人們趕緊的收拾晾曬在外頭的東西。

鳳兮若站在窗前,一隻被雨水打濕了翅膀的蝴蝶落在窗台上。

她怔了怔,伸手將蝴蝶托在掌心走了出去放在廊下雨水打濕不到的地方。

鳳兮若剛轉頭,就看到楚玄淩那高大的身影站在一旁,安靜的看著外頭瓢潑的大雨,雨水打濕了他的衣角,可他似乎冇有感覺似的,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他看起來,有一種落寞的孤寂充盈著。

這人不是去軟塌那邊睡覺了嗎?

怎麼又起來了?

雨越下越大,看著外頭的景色都像是有些模糊了,風也是一陣一陣的吹,還真有些冷。

鳳兮若轉身要回房,可走了兩步又停下來看向楚玄淩:“喂,你在這裡搞什麼悲春傷秋的,我要關門睡覺了,要不你回你房間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