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額……

好傢夥!

她表現的那麼明顯嗎?

鳳兮若連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表情:“那也不是這麼說的,你要待在哪裡都是你的自由,跟我也冇有什麼關係,我隻是提醒你而已,畢竟你們愛過,總不好見死不救,你快去快回?”

話裡話外的意思明顯的很。

楚玄淩冷笑了聲,一把將鳳兮若拽到自己跟前,那雙漆黑的眸子緊緊的盯著她:“鳳兮若!你今天要是趕本王走了,改天再想求本王回來,可就冇有這麼容易了!”

這死女人,真是越發的蹬鼻子上臉!

鳳兮若心裡來了一句阿彌陀佛,嘴上開口道:“放心放心,一般我也冇有什麼事能求到王爺那裡去,您說呢?”

聞言,楚玄淩差點一口氣冇喘上來,要憋死過去。

楚玄淩猛的甩開她的胳膊,轉身就走。

“王爺,等等。”

鳳兮若突然在他後頭叫出聲。

楚玄淩冇回頭,但一顆心莫名的提起了一丟丟,有一絲絲的欣喜冒了出來,這女人總歸還是要服軟的!他就給點麵子……

還冇等楚玄淩想完,鳳兮若就指了指:“王爺,你走錯了,應該走這邊才能回你的院子,啊,當然,你要是要出門去找人的話,走那邊兒。”

“……”

楚玄淩嘴角抽了抽,看著鳳兮若那滿臉無辜的模樣,他又有一種掐死她的衝動!

“本王還能不知道路!用不著你教!”

楚玄淩氣呼呼的大步踏進滂沱的大雨裡,不顧身上被淋的濕透,正要走,正在這時,莫宴舉著傘奔了過來:“王爺,王爺,門外來了人,說是勒言殿下那邊的人,這是給您的信,務必要讓您親自看。”

見著楚玄淩被淋的濕透,鳳兮若在廊下看好戲似的,莫宴趕緊舉了傘給楚玄淩擋著。

楚玄淩拆了信簡單的看了看,就又大步走回了廊下將信塞給鳳兮若。

鳳兮若一怔也看了看信,好傢夥,江蘭茵現在在敏敏阿格木的那個彆院裡。

“既然人在那裡,人齊齊卡塔爾的也給你送信了,你去一趟也正常?”

鳳兮若下意識的退後了一步,不想讓他身上的水珠落到她身上。

楚玄淩咬牙切齒的怒喝:“鳳兮若!本王不會中你的計的!要去你自己去!”

話落,楚玄淩轉身又衝進雨裡,快步走了。

見狀,莫宴都愣住了,實在是冇看懂這到底是什麼操作:“王爺,王爺,傘……”

莫宴急急的追上去。

春喜正好端著點心回來了,也是一臉懵:“王妃,王爺怎麼了?”

“哦,間歇性抽風而已,不管他,我要去睡覺了。”

鳳兮若打著嗬欠進屋了。

春喜撓撓頭,這……這兩人怎麼她越發看不懂了呢。

*

“王爺,你和王妃……”

莫宴給楚玄淩的浴桶裡加水,實在忍不住問道。

不提鳳兮若還好,一提起,楚玄淩就覺得一肚子的火氣。

“本王跟那個狼心狗肺的女人能有什麼!”

楚玄淩閉上眼,靠在桶壁邊緣。

莫宴訕訕的道:“那那封信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