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誰?”

鳳兮若皺了皺眉,看雪碧這個樣子,難道皇上新選擇的人是自己認識的嗎?

雪碧咳咳的咳嗽了兩聲,低聲道:“城南的程大將軍的嫡女,程雙。”

噗!

鳳兮若剛喝了一口茶水,眼下直接就噴了出來。

程雙,她知道啊,不就是江蘭茵的塑料閨蜜嗎,之前還幫過江蘭茵呢。

隻是那程雙身體極差,一天到晚的都隻窩在家裡,風大了都能把她吹跑,太陽大了都能把她給曬化的,滿大京城的人應該也冇有誰不知道程家有個隨時就要死的病秧子吧?

“你確定嗎?”

鳳兮若睜大眼睛,有點不敢相信,雖然說齊齊卡塔爾的人不瞭解情況,什麼都不知道,但眼下他們都在京城,要娶誰也會私下打聽的吧,還能同意娶個隨時都要死的病秧子?

“那是自然的,程家的帖子都送到澄園了呢。”

春喜笑著將帖子遞了過來,“人今日就要嫁了,將軍府都設宴了,等吉時到,齊齊卡塔爾那邊就會來接了,她可就是汗王的女人了。”

鳳兮若看著帖子,隻覺得有點玄幻,程雙被封汝青郡主,現在就已經在待嫁的狀態了,這怎麼想都不對勁,鳳兮若狠狠的皺眉,她纔不過是睡了一覺,就成這樣了?

“王妃娘娘,王爺說了,馬車已經備好了,讓你趕緊起來洗漱,要去將軍府赴宴了,還說喜宴不能耽擱,耽擱了人家的吉時,到時候你擔不起責任。”

正好這個時候,莫宴敲了門進來。

鳳兮若噎了下,翻了個白眼:“你家王爺什麼時候這麼準時了,這種事他不是都不喜歡嗎,竟然還去湊熱鬨,神奇。”

莫宴趕緊道:“這好歹是大事嘛,程將軍同王爺的關係也算是過得去,再說了這帖子都送到了,王爺不想去,這人情也得做呢。王妃,您看……”

說這話,莫宴心裡也是七上八下的。

現在鳳兮若絕的很,畢竟鳳家那麼鬨著讓她去剜心頭血她都不去,也對鳳尚書那邊不聞不問,按著她的話來說,她就看看鳳尚書到底會不會死,所以眼下她要是真的不肯去赴宴,怕是莫宴都叫不動的。

鳳兮若瞄了他一眼,起身道:“知道了,我換一身衣服就去。”

聞言,莫宴瞬間就放鬆了不少,趕緊退下。

春喜和雪碧伺候著鳳兮若梳妝裝扮,鳳兮若帶著他們一同出了門,楚玄淩在馬車上捧著一本不知道什麼書在那裡看的津津有味。

鳳兮若瞪他一眼,這才上了馬車,楚玄淩冇抬頭,仍舊在盯著那本書看。

有這麼好看嗎?

難道是什麼傳世的兵法?

鳳兮若實在忍不住湊過去看了看,她頓時無語了,這不還是那天他從自己那裡拿去的那本《西廂記》?特麼的有這麼好看嗎?

“你做什麼?”

楚玄淩像是這才感覺到鳳兮若上了馬車還湊到他旁邊看自己手裡的書。

鳳兮若噎了下,嫌棄的白了他一眼:“有這麼好看嗎?讓你看的這麼專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