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晉王妃,我家小姐想見你。”

突然,一個婢女從另一側走了出來。

是程雙的婢女。

鳳兮若眼神微沉,看來這孩子是程雙叫來的,畢竟一個孩子在人前自然是無害的,楚玄淩也不好意思反駁一個孩子,更不會派一堆人跟著他們。

還是挺有心思的。

春哥兒已經從婢女那裡拿了幾顆糖轉頭就跑了,什麼看烏龜的都是鬼話,真正的目的是幫程雙找自己吧,隻是程雙這個時候找自己做什麼,她又不是江蘭茵。

“你家小姐不是在等著齊齊卡塔爾的來接親了嗎,怎麼還有空見我,我和她好像不是很熟悉吧?”

鳳兮若淡淡的挑眉。

婢女恭恭敬敬的道:“大小姐說有話想要跟王妃娘娘說,還請王妃娘娘給個麵子去見見。”

鳳兮若抿了抿唇,點點頭:“可以,你帶路吧。”

婢女帶著鳳兮若往前走了片刻,在蓮花閣停下,鳳兮若走了進去,一身喜服的成雙回了頭,她今日上了濃妝遮掩了病氣,倒是看不出來什麼不對勁。

“民女參見晉王妃。”

程雙行了禮,又揮手吩咐婢女道,“去端茶水進來。”

“是。”

婢女很快將茶水和點心端了進來,又退了出去。

程雙親自給鳳兮若斟了茶:“王妃娘娘,喝口茶水潤潤喉吧。”

鳳兮若接過茶水,眼神一動,隱身款機器人冒了出來,飛快的檢測了一下她茶杯裡的茶水,小聲的在她耳邊道:“蒙汗藥。”

好傢夥!

又來了!

這些古人不是用迷煙就是用蒙汗藥,能不能出點新鮮的招數?

不過,程雙這是要做什麼,一上來就要給她下藥,不怕耽誤了她的吉時?

等等,程雙在這個時間給鳳兮若下藥,怕不是要讓她替嫁吧,反正鳳兮若在外的名聲差,楚玄淩和她的關係又跟死仇差不多,這把鳳兮若替嫁出去想著也不會惹眾怒?

“晉王妃,你怎麼不喝茶?”

程雙小聲的問。

鳳兮若晃了晃手裡的茶杯,冷笑著睨著她:“程大小姐,你和江蘭茵交好,可不是和我交好,今日你的大喜日子,還要耍心機讓一個孩子來將我騙來這裡,不光是讓我喝一杯茶吧?”

程雙心裡一緊,尷尬的道:“我與蘭茵情同姐妹,可蘭茵如今……也無法來祝賀我了,我將王妃娘娘找來,也是想讓王妃娘娘代替蘭茵沾沾喜氣……”

好傢夥,鳳兮若還是第一次聽到自己讓賓客沾喜氣的正主兒。

“是嗎?”鳳兮若將手裡的茶杯遞過去,“可我怎麼覺得這茶有點不對勁呢?你加了東西?”

程雙臉色大變:“怎麼可能,這就是普通的……啊啊……”

她話還冇說完,鳳兮若一手扣住他的脖子,一手拿著茶杯直接將茶水全部灌入她的嘴裡。

“嘔——”

程雙摔在地上,拚命的要將喝下去的茶水吐出來。

鳳兮若抱著肩膀睨著她:“程大小姐,這一招你是從江蘭茵那裡學來的嗎?你不找彆人替你出嫁,反倒是盯上我了,是覺得我名聲不好,被楚玄淩記恨,被孃家嫌棄,皇上也要對付我,所以即使算計了我,你也不會怎麼樣,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