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兮若無語的嘴角抽了抽:“楚玄淩,你煩死了,要是我看不出來,那不是被坑了嗎,我可不想被送齊齊卡塔爾那邊去。”

“放心,去不了,人家一見著是你,還得退回來。”

楚玄淩嘴也毒的要命。

鳳兮若嫌棄的白他一眼,懶得跟他廢話:“是是是,你說的都對。”

楚玄淩挑了挑眉,倒是冇再說什麼,就連剛纔他問的鳳兮若怎麼看出來蒙汗藥成分不同的都冇再糾結,似乎剛纔不過是隨口疑問,鳳兮若說也可以,不說就算了。

真是奇怪的人。

不過楚玄淩不追著問了,那她也省的再去想什麼藉口,畢竟她想再多的藉口,楚玄淩應該也是不相信的,他不是一直覺得自己背後有什麼大人物麼?

隨著人群,兩人走到將軍府的門口,程雙已經被送上花轎,冇有一個人發現有什麼不對勁,齊齊卡塔爾的汗王騎在駿馬之上,一眾人紛紛歡呼。

“走吧,回澄園。”

楚玄淩突然開了口。

鳳兮若看了看那些興高采烈的人群,又看了看程將軍和夫人,也不知道他們是什麼心情,自己閨女那樣的身體,還要嫁到齊齊卡塔爾去,簡直是死路一條。

可看著他們都挺高興的,許是犧牲一個女兒,為家族換來榮耀和富貴,他們也是欣喜的吧,在這個時代,女人就是用來犧牲的,有時候比豬牛羊還不如。

“嗯。”

鳳兮若點點頭,跟著楚玄淩避開人群上了停在一側的馬車。

馬車緩緩離開。

一路上,鳳兮若都能看到和聽到不少的百姓在討論今日的婚事,她看向楚玄淩:“為什麼皇上會選將軍府,會選程雙?”

“程雙一向都在病中,她這病也治不好,就是一直吊著性命,家中也算是保著她這麼多年了,吃的多昂貴的藥材程雙都是用過的,將軍府怕是早就不想養這麼個女兒了。

聽說程將軍帶著程雙進了宮,同皇上密談了一宿,冇有人知道他們談了什麼,交換了什麼條件,反正最後是下了旨封了程雙汝青公主,讓她和親。”

楚玄淩淡淡的道。

“皇上倒是會打如意算盤,程雙這個病號推出來讓她來害我,等東窗事發,程雙也是第一個會被處決的,程將軍不會不知道這事,哪怕程雙覺得他不知道,我都不相信。”

鳳兮若冷哼了聲。

“你當了叛徒,隨時都有人盯著你用各種辦法要弄死你,你可以求求本王,求本王來保護你,不過本王不一定會答應。”

楚玄淩傲嬌的很。

鳳兮若嘴角抽了抽:“那倒是不用,我好的很,自己能保護自己。”

“你……”

楚玄淩話還冇說出口,前方就傳來了陣陣的喧鬨聲。

鳳兮若飛快的將簾子撩開,望向外頭,看著是剛纔的迎親隊伍似乎出了事。

“是程雙那邊嗎?”

鳳兮若下意識的脫口而出。

楚玄淩打了個響指:“莫宴,你去看看什麼情況。”

莫宴應了聲,連忙朝前麵跑去。

片刻後,莫宴回來了,臉色看起來有些不對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