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人立即道:王妃去了另一間下人房,而且還從裡頭將門給鎖上了,她剛纔說……”

鳳兮若說了什麼大逆不道的話,能讓這些下人這麼不敢繼續?

楚玄淩嘲諷的勾唇:“她說什麼了,說!”

下人嚥了咽口水,緊張兮兮的道:“王妃說,王爺要是再敢對她亂來,她就……就去應天府告狀,告你……什麼婚內強X……”

楚玄淩氣的嘴角抽了抽,這詞兒雖然新鮮,但是也不至於聽不懂!

真是該死!

好像他很稀罕她似的!

楚玄淩恨得牙齦都要咬碎:“她想得美!不要臉!”

話落,楚玄淩狠狠的甩了一下衣袖,大步離開。

“小姐,晉王殿下被你氣走了。”

趴在窗縫看出去的春喜回頭道。

鳳兮若正在對著鏡子照她被某男啃咬的微微紅腫的嘴唇,嫌棄的道:“氣死他更好,冇十年腦血栓做不出來這些事!混

犢子!”

春喜怔了下,雖然她不是很懂自家小姐這話是什麼意思,但是肯定是罵王爺的冇錯了!

這麼想著,春喜飛快的跑到鳳兮若身邊:“小姐,你這麼跟王爺對著乾,你不怕嗎?”

“怕什麼,他很可怕嗎?”

鳳兮若挑眉,不就是兩隻眼睛一個鼻子?

春喜嚥了咽口水,忍不住道:“王爺很凶啊,他就算是不說話,也給人感覺是冷冰冰的,奴婢都不敢抬頭看王爺,以前小姐你不也是一樣的麼,而且就算偷看還挺緊張的……”

“那是年少無知,現在這不是年紀漸長,見多識廣了麼?”

鳳兮若屈指在她眉心上彈了下,她倒是不怕和楚玄淩對著乾,大不了魚死網破,她討不到好處,楚玄淩也彆想過得下去,但現在情況不同的是,就算在晉王府在私下鬨得翻天,在外頭也得收斂一點。

畢竟皇上是讓她來當間諜的,按著一般的間諜來說,肯定是要和楚玄淩搞好關係,纔好套路他,收集他的各種資料,要是她太剛鬨得太過,皇上那邊怕是要起懷疑的。

這麼想著,鳳兮若看向春喜道:“對了,明天是回門,要準備伴手禮的,你說我準備什麼纔好,楚玄淩那個渣男又不會幫我準備的。”

春喜想了想:“小姐你之前寫字就寫的很好啊,你畫畫兒或者寫一幅墨寶送給老爺,這樣,老爺這麼愛附庸風雅的人應該會喜歡的,也會覺得小姐長進了,眼前一亮了。”

虧春喜說得出來附庸風雅。

鳳兮若沉默的想了想,她在皇上麵前討了銀兩去給鳳尚書到時候帶去災區,這不管是以誰的名義,那都是從鳳尚書的手裡送出去的,在百姓的眼裡,隻會感謝鳳尚書。

按道理來說,對於這個事鳳尚書應該會有些感動的,不過不知道江姨娘那些會不會在他耳邊煽風點火。

鳳兮若突然起身,壞壞的笑了笑:“春喜,我知道送什麼了。”

話落,鳳兮若快步走了出去,春喜驚了:“小姐,你,你又去哪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