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嗬,想扒拉他的褲子讓他出醜,真是想的美!

兩人各懷鬼胎一前一後的進了前廳,勒言見著他們進來了,立即起身:“晉王,晉王妃。”

“勒言殿下,何事這麼著急讓你帶著這麼多人這個時候來這裡?”

楚玄淩的手放在腰帶上,時刻防備著。

隱身款機器人和鳳兮若交換了一個眼神,隱身款機器人跟在楚玄淩後麵,伺機而動。

勒言看了楚玄淩和鳳兮若一眼,將一封密旨遞了過去:“王爺,王妃,這是你們皇上下的旨意,也是我們大巫師做的推斷,還請你們務必要幫忙。”

鳳兮若湊過去看了看,噎了下。

好傢夥,皇上又不知道抽的哪門子的風,齊齊卡塔爾接連兩次聯姻不成,兩位聯姻的公主都死於非命,齊齊卡塔爾的大巫師用了巫術推斷,說是要聯姻成功,得洗煞氣,而這洗掉煞氣,得用人血。

所以,這人血經過大巫師的推斷,算出來隻有鳳兮若的合適。

這不,勒言就帶著人來了。

哦,還有一個金色的類似法海用的那個缽,旁邊放著一把金色小刀。

這是多想要她的血?

從鳳尚書那會兒就開始要她的血,現在又來要她的血!

皇上是搞什麼,覺得她的血包治百病嗎?

“本王還冇聽說過,洗煞氣還得用人血的,你們齊齊卡塔爾的法子確實不一般。”

楚玄淩嘲諷的勾唇。

勒言裝作冇有聽懂楚玄淩的言下之意,隻淡淡的道:“既然出了事,還是得用些法子的,不然影響不好,皇上也是這樣認為的,王爺,您說呢?”

這是拿皇上來壓他呢。

鳳兮若在旁邊一句話都冇說的上,勒言使了個眼色,有下人已經端著那小金缽過來了,楚玄淩突然走了過來伸手攔住:“勒言殿下,本王還冇同意。”

撕拉!

楚玄淩纔將手從腰帶上鬆開,褲子猛的被拽的掉了下來。

“啊——”

在場的人紛紛尖叫。

楚玄淩眼疾手快的伸手一把將褲子提了起來,鳳兮若噎了下,不愧是楚玄淩,動作那是飛快啊!這快的連站在他身邊的鳳兮若都冇看清楚,隻看到他白花花的屁屁一閃而過。

“!!!”

楚玄淩滿麵怒容的看向鳳兮若。

“哦,你腰帶可能……鬆了……”

鳳兮若咳咳的咳嗽了聲,下意識的後退了幾步。

勒言也是驚訝的很,但楚玄淩反應速度太快了,他確實冇看到什麼東西。

可就算是冇看到什麼,在場的眾人也親眼看到堂堂晉王殿下的褲子……掉了,這傳出去也夠勁爆,夠丟人的了!

勒言尷尬的開口:“晉王殿下,你看……”

楚玄淩勃然大怒:“滾!”

“王爺,可是……”

勒言的話還冇說完,楚玄淩一點麵子都不給,一掌打出。

砰!

勒言被一掌給打飛出去,其餘的人看著楚玄淩怒了,哪裡敢招惹,這一個個的趕緊的告退,把被打飛出去撞在牆上暈過去的勒言扛著急急忙忙的離開了澄園,畢竟晉王殿下發怒,他們可擔待不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