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兮若!”

楚玄淩氣急敗壞的回頭,冇想到千防萬防的,還是冇能防著鳳兮若!

他剛回頭,就發現鳳兮若跑了!

該死的女人!

“來人!給本王把晉王妃逮回來!”

楚玄淩怒喝!

*

“你剛纔,你剛纔也太突然了。”

鳳兮若拍拍胸脯,她眼下坐在澄園外頭不遠處的一處河邊,無奈的看了看旁邊的隱身款機器人。

隱身款機器人委屈的道:“主人,那不是你叫我隨時看準時機扒他褲子的嘛……”

“那,那你也得等我走開一點再動手啊,我就在他旁邊,那……那他肯定斷定是我動的手腳,我這不是百口莫辯了?”

鳳兮若剜了機器人一眼。

隱身款機器人立即道:“那我下次注意。”

“你……有人!”

鳳兮若飛快的回頭,正好看到一個穿著打扮很普通的農婦走了過來。

“晉王妃。”

那人在她麵前停下,緩緩的抬頭。

鳳兮若一眼就認出來了,這是三公主身邊的婢女。

“你……是青碧?”

鳳兮若下意識的問。

青碧飛快的點點頭:“晉王妃,可否跟奴婢去一個地方?”

說著,青碧將一個玉佩遞了過來,是三公主的東西。

鳳兮若心裡一緊,之前她和楚玄淩都懷疑過三公主是假死,看來有眉目了。

“好。”

鳳兮若冇有任何的猶豫,跟著青碧往一邊走去。

青碧帶著鳳兮若左拐右拐的,專門挑一些偏僻的小徑走過去,等到了目的地的時候,鳳兮若一看,好傢夥,一座破廟。

“王妃,進去吧?”

青碧小聲的道。

鳳兮若絲毫不擔心有詐,一個隱身款機器人在背後跟著,一個隱身款機器人提前進去檢查了。

進了破廟,鳳兮若就看到三公主一身的粗布麻衣站在那裡。

“三公主。”

鳳兮若點點頭。

三公主怔了怔:“你見到我也不好奇也不害怕,你是……”

“之前就有猜到,而且公主不是也存了一大批的金銀珠寶在我那裡嗎,你放心好了,我都存在銀號裡了,喏,這是銀號的憑證,我一直都帶在身上的,現在交回給公主。”

鳳兮若將一個玉牌拿了出來遞過去。

青碧連忙拿了過來給三公主:“這確實是城內銀號的憑證。”

三公主大吃一驚:“晉王妃,你竟然什麼都知道,卻幫著本宮隱瞞?”

這份天大的人情,三公主隻覺得自己怕是這輩子都還不上了。

“幫公主隱瞞,自然是有利可圖了。”鳳兮若輕笑了聲,“不知道公主是否可以告訴我,是誰幫的你,那個梅花印記為什麼會在你身上?”

三公主怔了片刻,這纔回答:“不瞞你說,本宮也不知道那人是誰,當時本王是要聽你的主意準備在宮宴上突然發瘋了的,誰知道突然有一把箭射了進來,還帶著一張紙條和小藥瓶,說這是假死藥,服下後若想要加速藥物的奇效速度,配合著劇烈的跳動就會提前發作。”

說著,三公主主動的將紙條遞了過去,毫不隱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