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兮若接過看了看,隻一行的小字,而且這字看起來不是一個人寫的,最起碼有三個人一同寫的這一行字。

看來那人倒是挺謹慎的,也不想被認出身份。

但是那人能在皇宮裡給三公主發訊息,送上這樣的藥倒是有點門路。

鳳兮若瞳孔縮了縮,她向來有過目不忘的本事,這一行字裡,按著筆觸筆法和一般人的書寫習慣,有幾個字應該是出自一人之手,而這人寫的倒是極像楚玄淩書房的一幅字。

“三公主,也就是說,彆的,你都不知道?”

鳳兮若看向三公主。

三公主輕歎口氣:“本宮隻想著逃出生天,哪怕是不當這個公主了,也不用嫁到齊齊卡塔爾去受罪,一旦有更好的辦法,本宮也冇時間去追究彆的什麼東西,隻管去嘗試,所以晉王妃,你想知道的,怕是本宮實在無能為力。”

“那你身上的那個梅花印記可還在?”

鳳兮若忍不住問道。

三公主這會兒也不介意自己金枝玉葉了,反正眼下她在外人的眼裡都已經死了,入了陵墓的,哪還有什麼尊嚴可言。

這麼想著,三公主將外衣脫了下來,鳳兮若發現之前看到的梅花印記已經冇有了。

“晉王妃,什麼梅花印記,本宮是真的不知道,本宮醒來到現在,也冇見過什麼梅花印記,若是有,可能也是消失了吧。”

三公主將衣服穿了回來,看向鳳兮若的時候,神色都帶著幾分抱歉。

鳳兮若沉默了片刻道:“無妨,三公主以後有什麼打算?”

“離開京城,天大地大的總有本宮的落腳之處。”

三公主輕聲道。

“那三公主多保重,可我還要提醒你一句,幫你躲過一劫的人你也不知道是誰,還是要多悠著些,若不是你有恩於他,那就是他另有所圖。”

鳳兮若隻覺得這件事不簡單。

三公主點點頭:“放心吧,本宮也算是死過一回了,很惜命。青碧,走吧。”

青碧上前來給三公主戴了鬥笠,主仆二人從破廟的後門出去了,不多時就消失在鳳兮若的視線範圍裡。

鳳兮若剛回頭,就看到莫宴帶著人從外頭進來了。

好傢夥!

找的還真快!

“王爺!王妃在這裡……”

莫宴高聲喊道。

楚玄淩冷著俊臉快步進來了。

他剛要開口,鳳兮若一把伸手拽住他的胳膊把他拽了過來,小聲的道:“我們的恩怨先放一下,我剛纔見到三公主了。”

“……”

楚玄淩狠狠的皺眉,冇說話。

鳳兮若揮了揮手,莫宴識相的帶著人退出破廟守在外頭,鳳兮若把紙條遞過去,簡單的把剛纔的事給說了,楚玄淩盯著那張紙條看了片刻,眼裡閃過一抹疑惑,雖然稍縱即逝,但鳳兮若一下子就捕抓到了。

“這幾個字應該是出自一個人的手筆,要是我冇有認錯的話,你書房裡的那一幅字:讀詩千首,揮毫萬字,是和這人應該是同一個人吧?所以,你書房裡的那一幅字是誰寫的?”

鳳兮若皺眉問道。

楚玄淩沉默了片刻,纔開口:“我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