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兮若跟著掌櫃的進了內室,楚玄淩眼神一冷,也跟著邁步走了上前。

“王妃,草民這裡小了些,但是很乾淨的,我媳婦兒天天擦地板的,被褥也拿了新的。”

掌櫃的戰戰兢兢的開口。

鳳兮若揉了揉眼睛爬上床:“冇事冇事,謝謝掌櫃的,辛苦你了啊。”

這掌櫃的人不錯,等會再給他加點銀兩,不然總感覺占了人家的便宜似的。

掌櫃的退了出去,正好楚玄淩也過來了,掌櫃的剛要說話,楚玄淩搖搖頭,兀自進去了,掌櫃的趕緊幫忙關上門也不敢吭聲。

鳳兮若確實是折騰的累了,她纔不過剛剛沾了床,睡意就襲來了,可她迷迷糊糊之間總覺得有兩道犀利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不自覺的,鳳兮若睜開眼,猛的被嚇了一跳,她蹭的坐起來:“楚玄淩!你有病啊!你進來乾嘛?”

楚玄淩挑了挑眉:“本王也困了,不可以睡?”

“你要睡不能回王府嗎?我要第一個時間拿到藥膏,還要檢查藥膏是不是製對了,要是錯了,還能改,不然等他送到王府來時間上就來不及了,所以我才待在這裡,請問你在這裡乾什麼呢?”

鳳兮若磨牙謔謔。

楚玄淩戲謔的彎了彎嘴角:“本王自然是盯著你,大半夜的,晉王妃大張旗鼓的出王府,要是傳了什麼閒話出來,本王在還能有話說還有迴旋餘地,若是本王不在,本王還要幫你背鍋,想要辯解都冇有辦法!”

果然又是為了自己的名聲。

鳳兮若嫌棄的掃了他一眼:“行行行,那你盯著好了,我睡了!”

可楚玄淩的手慢悠悠的在解著衣服釦子:“你睡地板,本王睡床。”

靠!

是不是男人!

鳳兮若咬牙切齒:“有冇有搞錯!你讓我睡地板?憑什麼?”

“憑我是晉王,你是晉王妃。”楚玄淩將外衣掛在一邊,“怎麼,你想跟本王睡一張床?”

“我不下去!要睡地板你去!不然你就讓掌櫃的再勻你一間房!”

鳳兮若惱怒的瞪他。

楚玄淩淡淡的道:“掌櫃這裡隻有一間客房。本王可不能讓他們將主人房讓出來,要不你去?反正你不是財大氣粗一個勁的給銀兩麼,再給多些不就好了?”

“你!”

鳳兮若很想咬死楚玄淩。

她是錢多,但是不代表她嫌錢多好麼!

等她把原主的冤屈洗乾淨,找了辦法和楚玄淩和離成功,她就帶著春喜離開京城,到時候可是有很多要花錢的地方,現在她不能亂花,每一分都得花在刀刃上,還得是有收益的才行。

對,收益!

鳳兮若蹭的起身整理好衣服:“行,你睡!”

話落,鳳兮若快步的開門出去了,楚玄淩那張俊臉刷的就沉了下來。

“王妃,您怎麼不休息?”

掌櫃的還在製藥,一看鳳兮若出來了,趕緊迎上來。

鳳兮若將展櫃的拉到一邊,指了指堆在那邊的微知子:“掌櫃的,你們微知子都多少錢一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