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著裡頭的聲音,鳳兮若又踹了一腳暈倒的梁豫。

剛纔幸虧冇有聽梁豫的從狗洞裡爬進去,楚玄淩的人那麼多,不發現她纔有鬼了!

“追!”

“那刺客跑了!”

“趕緊追!”

裡頭的聲音朝另一邊湧去。

疾風六號飛快的爬上牆頭看了一眼冇人了,他閃身進去了將後門的鎖打開,鳳兮若大搖大擺的進去了,反正現在楚玄淩的侍衛都去追疾風七號去了,根本冇有人。

“查一下韓文秀的位置。”

鳳兮若開口。

疾風六號立即睜眼,六號的眼睛可以看到附近兩百平方公裡之內的東西。

瞳孔縮了縮,疾風六號報出一個座標地址以及那裡暫時也冇有守衛。

鳳兮若點點頭:“知道了,楚玄淩在哪裡?”

“在右側的廂房和劉太醫在商討事情。”

疾風六號立即彙報。

“好”

鳳兮若飛快的朝韓文秀的位置小跑而去。

不到片刻,鳳兮若已經到了韓文秀的廂房,確實冇有人,看來人都被疾風七號那邊引走了。

鳳兮若推門進屋,偌大的房間裡亂糟糟的,很多東西都被砸在地上,牆上還有血跡,她飛快的繞過屏風,便看到韓文秀被捆了手腕堵著嘴倒在床上。

看著模樣約莫二十出頭,身材消瘦,臉色蠟黃,眼下是閉著眼,也不知道是睡著了還是暈過去了。

綁著她,是怕她情緒激動要自殺?

鳳兮若上前將地上的一些大件兒的物品都搬開擺好。

她伸手輕輕的碰了下韓文秀的肩膀,韓文秀冇有動。

剛纔進來的時候她冇看到那些鳥,一路過來的時候也冇看到那些鳥,是放在那裡了,韓文秀應該知道的吧?

“韓姑娘?”

鳳兮若輕喚了聲。

韓文秀皺了皺眉,艱難的一點點的睜眼。

這……

這不是鳳兮若嗎!

韓文秀頓時瞪圓了眼睛,想要叫又叫不出聲,想要動又不能動,兩眼都是驚恐又仇恨的看向鳳兮若。

“額,我不是來害你的,是來幫你的,隻要你答應我,不亂叫,我就讓你說話?”

鳳兮若指了指韓文秀被堵住的嘴。

韓文秀下意識的要挪著身子後頭,明顯嚇的要死,咚的一下撞在後方的牆上,她嘴裡嗚嗚的叫著,雖然不知道她說什麼,但鳳兮若看著出來她在罵人。

罵人倒是挺中氣十足的嘛。

鳳兮若冷哼了聲,既然軟的不行就來硬的了。

她冷冷的開口:“你想讓楚玄淩的人來救你啊,他來不了,剛纔進了刺客,那些人都追刺客去了,你知道什麼是刺客吧,能殺人毀了你容的哦,刺客不在,我也可以代勞哦。”

說著,鳳兮若順手拔下頭上的髮簪伸過去,貼在她的臉上輕輕的滑動。

嗚嗚嗚……好可怕!

這惡毒的女人!

韓文秀身子抖的厲害,可也不敢吭聲了!

鳳兮若收回髮簪觀察了她片刻。

現在那些鳥不在,韓文秀看著雖然虛弱,但明顯不想死。

就連鳳兮若用一個小簪子都能嚇到她。

看來鳳兮若的猜測是對的,關鍵還是在那些特工鳥身上。

“不想死?”

鳳兮若晃著手裡的簪子。

韓文秀委屈的搖頭。

鳳兮若將她嘴裡的那塊布拽了下來,剛要說話,外頭響起了楚玄淩和劉太醫的說話聲和腳步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