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韓文秀一怔張嘴就想叫出聲。

鳳兮若順手又將剛纔的簪子拔了下來抵在她的脖子上,小聲的威脅:“你敢把楚玄淩他們叫進來,我就先弄死你!”

“嗚嗚……”

韓文秀那張慘白的臉一下子就更白了。

她害怕的微微顫抖,但是不敢吭聲了。

楚玄淩和劉太醫在外頭隻停留了片刻,又走了,似乎冇有進來的意思。

“他們走了,你還不放過我嗎?反正我也不想活了,你殺了我,我還能見到他!”

刷的,韓文秀眼淚就往下掉。

鳳兮若收回簪子,直接了當:“你要是真的不想活了,那你何必怕我這一根小小的髮簪呢,再說了,你要是真的想死,那可容易了,喏,簪子給你,你自己捅自己一下也就能死了。”

說著,鳳兮若直接將簪子丟她手裡。

“你!”

韓文秀氣的咬牙切齒。

“難道我說的不對嗎?你明明就不想死,隻是你發病起來就控製不住自己而已,對吧,你現在冷靜下來大把的機會讓你尋死,你怎麼不動了呢?”

鳳兮若抱著肩膀挑眉看向她。

韓文秀渾身顫抖:“你,你這個惡毒的女人!你當年逼死了他,現在還要逼死我嗎?我們跟你有什麼仇什麼怨!”

“我不是來逼死你的。”鳳兮若言簡意賅,“我是來幫你的。你不會覺得很奇怪嗎,你明明冷靜下來的時候根本不想死,但你一發病起來你就很是絕望非死不可,想儘各種辦法尋死,而且你還控製不住,這樣的感覺你不討厭嗎,你不想控製住嗎,你不想好好的活著為他報仇嗎?不然你怕是遲早要自殺呢!”

聞言,韓文秀瞪圓了雙眸:“你,你……你能幫我?”

這些感受就是她每天最確切的感受,可她控製不住自己,冷靜下來的時間也越來越少,滿心的愧疚和難過充斥著,她都覺得她該死,必須死,要死!

可鳳兮若……她能幫她做什麼?

“之前這裡廊下站著好幾隻金色的小鳥,嘰嘰喳喳的,據說是你那位心上人,楚玄淩的弟弟在世的時候養的?”

鳳兮若盯著她問道。

這小姑娘戰戰兢兢的,一看就是膽小鬼,也不知道韓文秀到底知道了什麼必須死?

韓文秀怔了怔,點點頭:“是,可你問那些鳥做什麼?”

“那些鳥就是害你的元凶,他們是有專門的馴獸師訓過的,能用它們的叫聲迷惑你,給你造成幻覺,影響你的中樞神經,算了,反正你也聽不懂,反正就是那些鳥的叫聲讓你產生幻覺,逼得你不得不自殺。懂了嗎?”

鳳兮若飛快的開口。

韓文秀完全不相信:“你在胡說八道什麼東西,那些不過是鳥而已,什麼時候鳥還有這樣的功能了,鳳兮若你到底想做什麼,你……乾什麼!”

她話還冇說完,鳳兮若一拽將她拽了起來,將她的枕頭拿了過來。

鳳兮若用力一扯,整個枕頭被扯開。

裡頭掉出來一些藥材,鳳兮若蹲在地上撿起來聞了聞,臉色微變:“這些是玉簪,也有致幻的作用,是誰放到你這裡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