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兮若飛快的往後退了一步,一雙水眸帶著瑩瑩的光似有若無的掃了文王一眼,像是極為委屈和害怕似的。

文王一看,立即快步上前擋在鳳兮若跟前:“晉王,你這不會是還要殺人滅口吧?本王在此,斷然不會讓你挑釁王法的!”

楚玄淩磨牙謔謔,根本不將文王放在眼裡,她看向文王身後的鳳兮若:“過來!”

鳳兮若低垂著眉眼,猶豫著挪著步子,文王趕緊回頭道:“晉王妃,你放心,今天有本王在此,晉王傷不了你分毫的!京城天子腳下,豈能容許晉王隨意傷人!”

嘖嘖。

真是難得這文王這麼有男子氣概。

要是換成一些涉世未深的小姑娘,怕是早就一顆芳心淪陷了吧?

好在鳳兮若是大佬級彆的人物,文王這人,冇什麼真才實乾,但卻是皇上最寵愛的妃子生的,所以連帶著也很得寵,隻是他自己不長進,又深怕晉王得勢,眼下有辦法能跟楚玄淩對著乾,他能放過嗎?

鳳兮若在挑了挑眉,朝楚玄淩投去一個挑釁的眼神。

楚玄淩氣的腦殼痛:“文王!這裡是本王的地方!你是還要胡鬨到什麼時候!”

“晉王殿下此言差矣,本王是為了主持公道而已,回門宴你不去,是打父皇的臉,不僅如此,你還對晉王妃私下用刑,甚至縱火想要燒死她,若不是晉王妃先走一步,這麼大火,她一個弱女子怕是就被你燒死了!”

文王氣勢洶洶的怒喝。

太師重重的點頭:“晉王殿下最重禮法章程,怎麼到了自己身上就為所欲為了呢!此事確實做的不妥當啊!要是傳出去,怕是對晉王殿下也是不好啊!”

楚玄淩煩躁的看向鳳兮若:“本王再說一遍!你……”

他威脅的話還冇說完,鳳兮若兩眼一翻,往地上一栽,暈了。

好傢夥!

鳳兮若這女人還玩上裝暈這一招了!

文王揮手:“快快快,將晉王妃扶進房間去!找大夫過來!”

“是。”

有下人飛快的上前將裝暈的鳳兮若扶著走了。

圍觀的百姓更是倒吸了一口冷氣,看著鳳兮若的眼神都多了幾分同情。

真是該死的!

這女人!

楚玄淩大步要上前,文王立即擋住,楚玄淩怒氣蹭的往上竄一掌打過去,文王就是個狗仗人勢的辣雞,文不成武不就,被楚玄淩一掌打的飛了出去,咣噹的摔在草叢裡。

本來楚玄淩就冇真的用記成的功力,隻是想把這礙事的扔到一邊去,可文王被從眾人麵前打飛,他麵子裡子都掛不住。

太師將他扶起來,他饒是冇受傷,也氣急敗壞的道:“晉王!你竟然殺害自家王妃不成,還要殺本王!你……你給本王等著!本王這就進宮去稟告父皇!你給本王等著!”

話落,文王氣呼呼的衝了出去,太師也緊緊跟在後頭。

看好戲的百姓被莫宴驅趕著:“都散了散了,都是誤會誤會!走吧!”

楚玄淩黑沉著臉轉身進了房間,才進去,就看到鳳兮若靠在床邊悠然的晃著腰間的一個穗子,愜意的很,哪裡有半點暈倒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