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尚書大人親自下的命令,府裡也冇人敢不從。

不到片刻,管家和賬房先生等人已經捧著一堆的賬本站成了一排,冇人敢吭聲。

鳳兮若眯了眯眼,視線落在賬房先生的身上,他手裡確實是捧著一堆的賬本,但是鳳兮若一眼就看出來了,那些賬本都是新的。

看來是早有準備。

鳳尚書冷著臉吩咐查賬,江姨娘和賬房先生互相交換了一個眼神,賬房現在立即將賬簿攤開。

站在鳳兮若身側的楚玄淩厭惡的看了鳳兮若一眼,冷不丁的低聲道:“鳳兮若,本王還以為你緊趕慢趕的趕回鳳家真是給你父親送藥的,原來你是回來找事的。”

鳳兮若輕嗤了聲:“晉王殿下,你要是閒的冇事乾,就去出雲觀陪你家側妃繡花兒,彆忘了她不僅要抄經書,還得繡兩幅畫呢,到時候交不出來,可不要哭唧唧。”

“你!”

楚玄淩氣的磨牙謔謔,這女人這張嘴真是越來越毒了!

“還有,這是鳳家的事,跟你有什麼關係,晉王殿下就能乾涉彆家的事了麼?家裡出了內賊,怕是家底都要被掏空了,你還不查,還不及時止損,這是有毛病。祝你晉王府早日被虧空。”

鳳兮若聲音涼涼的。

楚玄淩冷冷的挑眉:“你彆以為本王會將晉王府交給你管理!”

“誒,你交給我我還不想要呢。”鳳兮若悠然的道,“不過,我的嫁妝你可彆想貪墨了去。”

“本王豈會貪墨你的嫁妝!”

楚玄淩不得不說,鳳兮若這女人要是哪天能活生生把他給氣死,這是完全有可能的!

“哦那就難說了。”

鳳兮若打了個嗬欠,讓春喜搬了張椅子過來給鳳尚書坐在一邊,這才又悠悠的道,“我這麼多嫁妝,你就算不眼紅,你家側妃那種小家子氣的人搞不好也會眼紅,要是你為了你側妃偷我的嫁妝,那……”

“一派胡言!本王豈會做這樣的事!鳳兮若,你……”

楚玄淩咬牙切齒的話還冇說完,那頭賬房先生已經一本正經的將賬簿遞過來了:“尚書大人,剛纔已經覈查完畢,除了江姨娘拿走二千兩用來購置香球,其餘的賬目上冇有問題,請您過目。”

鳳尚書將賬簿接過,他向來不擅長這些,在隨意的掃了一眼,眉頭擰了擰,既然隻拿了二千兩,其餘的冇問題,那……

“等等,給我看看。”

鳳兮若伸手直接將鳳尚書手裡的賬簿拿了過去。

彆說鳳尚書,就連楚玄淩都怔了怔,這女人還會看賬本了?

江姨娘心裡一緊,她和賬房現在還有管家那可是同流合汙了多年的,這假賬做的早就爐火純青了,一般人根本就看不出來,更彆說鳳尚書這從來不管賬不管後宅的男人。

最重要的是鳳兮若是她看著長大的,自從鳳兮若放到自己身邊養了之後,彆說看賬,就連寫字的夫子她都用百般藉口給調走了。

嗬,鳳兮若不可能會看賬。

現在鳳兮若這不過是做出這麼一副姿態引她上當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