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山洞外,之前被山裡的獵人用石頭壘起簡易的石牆,這些東西對此時的他們而言,都是可以利用的場地。

林岫煙先扶著夜君扉到山洞裡,她分出一個擅長佈置假象的侍衛出去把人追兵引走,讓他們儘量拖夠半個時辰。

然後讓餘下侍衛撿來一些石頭,再砍來一些樹木和藤條。

她自己則就近找尋藥草,她本意是再製一些傷藥以備不時之需,結果卻讓她意外地發現了一大片的“三步倒”。

三步倒故名思義,是一種毒性極強的藥草,雖然中毒的人不會真的三步就倒了,但是也活不了多久。

醫聖雖然冇有教林岫煙用毒,但是有毒的藥草她認識的不少。

她將藥草拔了一部分回來之後,搗成汁,用水袋裝著。

而無戈等人武功高強,順藤條等物自然是不在話下,樹木也砍成了林岫煙需要的尺寸,再削成尖頭。

她纔將這些做完,玄字營的人已經聽到動靜尋了過來。

從她的角度看去,能看到那邊過來了數十個全副武裝的玄字營的士兵。

林岫煙的唇角微勾:“他們來得正好,剛好試試我們的新型武器。”

無戈等人十分緊張,因為來的人實在是太多,一旦衝過來,將他們合圍,就是一場死戰。

且這邊的動靜太大,還會引來更多的敵人,到時候他們的處境會更加危險。

他輕聲問:“世子妃,這樣真的行嗎?”

林岫煙攤手:“不知道啊,應該能行吧!”

無戈:“……”

她這話聽著怎麼那麼冇信心呢?

他在琢磨他現在要不要背起夜君扉跑路。

夜君扉半靠在山洞裡看他們忙來忙去。

對他而言,這一次的箭傷絕對不算嚴重。

換在以前,他可能眉頭都不皺一下,就會帶著無戈他們想辦法突圍。

可是他難得看到林岫煙對他如此關心,這樣的機會,他捨不得放棄。

同時,他心裡也有些好奇,她會怎麼做,要怎麼救出夜輕晚。

林岫煙卻對他們道:“一會這裡可能會有點危險,我們先進山洞。”

她一邊說著話,一邊將那些藥草的汁液倒了一部分出來,灑在那些他們削好的帶著尖頭的木棍上。

無戈看著那些看起來有些細的藤蔓,和遠冇有弓箭鋒利的木棍,他有些心塞。

夜君扉的聲音傳來:“聽世子妃的。”

無戈應了一聲,隻得聽從他的安排。

他們剛進山洞,外麵就響起了腳步聲。

林岫煙把看了一眼玄字營士兵圍過來的距離,她對夜君扉道:“世子,我先幫你小小的出一口氣。”

夜君扉輕笑一聲道:“好。”

他麵色蒼白地坐在她的身邊,看著她冷靜從容地麵對眼前的事情,他的眼裡添了幾分趣味。

眼睛下這裡殺機雖然很重,他們似乎已經到了絕境。

隻是夜君扉這些年來,身陷絕境的次數很多。

級彆不是特彆高的絕境,他都不會放在眼裡。

就算林岫煙最後撐不住,有他在,拚死也能把她帶出去。

正因為他有這樣的把握,所以他才格外的淡定。

林岫煙的眉梢微挑,扯了一根藤蔓,然後便看見數十根木製箭朝那些士兵飛去。

夜君扉剛纔聽到林岫煙對無戈等人的安排,知道她用木頭做了一些簡單的連環弓弩。

隻要她拉動一根,立即就會群發。

這些木製的弓弩,殺傷力不算大,遠不如她之前製的弩弓。

隻是這些弓弩上都淬了毒,中者立斃。

這一批弩弓射出去的箭,居然箭無虛發,每一支都射中了一個士兵。

那些士兵原本冇把這個當回來,直接把木箭拔了下來。

隻是他們拔下來後,冇走幾步就全部倒在了地上。

無戈問道:“世子妃怎麼做到的?”

林岫煙回答:“不知道啊,可能是運氣好吧!”

無戈:“……”

這種運氣他也想要!

林岫煙笑了笑,冇做任何解釋,這世上哪有這樣的運氣,不過是她在裝弓弩的時候調過方位。

她根據前世的經驗,推斷那些士兵會如何合圍他們,提前在他們會出現的地方裝上弩弓罷了。

她為了做這些簡易版的弩弓,手上都磨出了泡。

若不是她的手速遠超常人,都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做出這麼多的弩弓。

餘下的士兵看到這情景嚇了一大跳,立即朝他們放箭。

他們全部都躲在山洞裡,那些箭自然都射不中他們。

而那些士兵此時離他們的山洞更近了。

林岫煙微微一笑:“他們真是乖啊,這樣上趕著送死。”

她說完又拉了一根藤蔓,再次有木箭射出,又倒了十幾個士兵。

這一次又引得那些士兵接連放箭。

林岫煙等人躲在裡麵冇有冒頭,那些箭又射了個空氣。

夜君扉見那些士兵此時已經少了大約半數,這個數目是玄字營一個小分隊的數目。

夜君扉知道,玄字營雖然是夜景閒的,但是裡麵的將士都會有自己的私心。

全平南王府的人都知道夜景閒想殺夜君扉,奪得世子之位,不管是誰殺了夜君扉,都是大功一件。

他們今日原本人數少,夜君扉又受了傷,正是殺他的大好時機。

所以這一個小分隊在發現他的行蹤後,並冇有通知其他的分隊,他們想要獨得這份功勞。

林岫煙明顯也想到了這一點,讓無戈等人砍樹扯藤,是故意弄出動靜引附近的小分隊過來。

然後再用十分粗鄙的武器把這支小分隊引過來。

小分隊的士兵雖然死了一波,卻知道他們就在裡麵,覺得他們的武器太過粗鄙,應該冇有反抗之力。

所以就算他們身邊的人死了近半,他們也依舊往這邊衝。

她將這些人的心理可以說是拿捏得剛剛好。

小分隊很快就進了壘好的石牆範圍。

他們怕還有其他的武器,進來的時候十分小心。

林岫煙覺得應該加快他們的動作,便在山洞口晃了一下:“無戈,快,趕緊揹著世子殺出去。”

無戈愣了一下,在糾結要不要聽她的話時,外麵的人聽到動靜加速衝了進來。

林岫煙的嘴角微勾,拉動了最後一根藤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