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雷老與葉帆下車,早有城主府門衛出來。

冷著臉走過來,”什麼人?城主府門口不許停車,趕緊開走。”

正所謂宰相門前七品官,作為城主府的門衛,身份還是很高的。

看著這門衛,雷老冷哼了一聲:“古玩協會副會長,雷某求見李城主。”

雖說城主是江南城名義上的掌權者,但古玩協會同樣是一直龐然大物,雷老的名聲自然在江南眾所周知。

果然,聽到雷老的話,那門衛先是愣了一下,旋即臉上的冷漠瞬間消失,轉而出現了笑容。

“原來是雷老,恕小子眼拙,我馬上稟報城主大人。”

說著,返回門衛室。

看著門衛欺軟怕硬的模樣,葉帆臉上帶著不屑。

“這些人就是這樣,欺軟怕硬,若是碰到那些小民百姓,他們能把尾巴翹上天,可若是見到那些達官顯貴,他們就會跟條哈巴狗似的,儘力討好,人性皆是如此,冇有必要因此而生氣。”

雷老畢竟閱曆豐富,這樣的事兒見過太多了。

而且,他深知葉帆的脾性,前世就是不折不扣的高人,性格秉直,從不屑這些宵小之輩的伎倆。

這一世,更是正直,凡事遵循本心,所以,見到這樣的事兒,難免心中不悅。

葉帆並未言語,隻是目光中染著寒意。

很快,那門衛跑出來:“雷老,城主大人有請。”

以雷老的身份,縱然李城主,麵子上也無法過分刁難。

何況,在李城主的心中,本就是想要看到分權製衡的局麵,故而對雷老這樣古玩行的前輩高人,更是十分客氣。

在下人的帶領下,兩人來到會客廳。

隻見客廳中主位上坐著一箇中年年人,身體微胖,臉頰棱角分明,目光如炬,皮膚白淨。

坐在那裡,雖然冇動,但卻頗有威嚴。

葉帆心中暗道,這位應該就是江南城城主,李布宵了。

“雷老哥能夠大駕光臨,真是令我這裡蓬蓽生輝,快快請坐。”

見雷老和葉帆進來,李城主頓時大笑起來,言語十分客氣。

但嘴上雖然客氣,卻並未起身,顯然,甚為城主,自然不會在氣勢上落了下風。

雷老笑著抱拳:“城主大人客氣了,今日不請自來,甚是叨擾,雷某心中深表歉意。”

雷老雖然在古玩行中地位尊崇,可相比於人家城主大人,還是差得多了,所以,李城主可以客氣,但他不至於認不清自己。

帶著葉帆落座,早有下人送上來茶水。

李城主麵帶微笑,目光隻是在葉帆臉上掃了一眼,便不再看他,端起茶杯喝茶。

雷老則是愣了下,但旋即便明白了,這是等著自己開口呢。

無奈,隻能笑著開口,為李城主引薦。

“城主大人,這位小兄弟來自江城,姓葉名帆,乃不可多得的人才。”

李城主微楞,旋即放下茶杯,目光再度落在葉帆的臉上。

“江城葉帆?老朽早就聽過這個名字,乃古玩圈中的後起之秀,箇中翹楚,老朽心中早就曾想過,此子為何不生在我江南城?”

臉上笑容更濃了幾分,但目光中卻甚是平靜,所謂的笑容,不過就是麵子工程罷了。

對此,葉帆自然明瞭。

微微一笑:“素聞李城主大名,今日得見,實乃三生有幸,在下來之前曾聽聞,令千金身患奇病,不知是否已有醫治辦法?”

葉帆臉上同樣平靜無比,哪怕說這些話的時候,也不見絲毫的恭敬。

聽到葉帆的詢問,雷老頓時怔住,看向葉帆不斷的眨眼。

來的路上,他就對葉帆說過,這位李城主,最忌諱外人在他麵前提及女兒的病情,怎麼這小子上來就問這話呢?“

果然,李城主的臉色沉了幾分,眸中更是閃過一抹冷意。

女兒是他的心尖寵,女兒的病更是他的心病。

作為城主,他不能在任何人麵前露出難色,所以,他不願外人在他麵前提起這些事兒。

見李城主麵帶怒意,葉帆絲毫不懼,反而繼續笑道:“為人父母,皆都希望兒女健康成長,城主大人攤上這種事兒,著實令人心痛,不過,這也未必就是什麼大事,須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呢。”

說著,葉帆端起茶杯,淺飲了一口。

如果說剛剛葉帆開始的那幾句話令得李城主心中不悅,那麼眼下這番話,著實引起了他的怒火。

“若葉先生無事,本城主便不奉陪了,管家送客。”

聲音陰沉了幾分,李城主憤怒起身,便要拂袖而去。

見狀,雷老滿臉都是鬱悶,這小子怎麼說就不聽呢?

這下倒好,惹怒了李城主,他們的計劃便胎死腹中了。

可葉帆卻絲毫不見慌張,反而臉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難道李城主不想知道,我為何來此嗎?令千金的病,或許我能治療也說不定呢?”

放下茶杯,葉帆仍舊那般平靜,哪怕惹怒了江南城的城主大人,他卻始終保持平靜的表情,這份心性,外人無法企及。

饒是雷老,也不禁心中感歎,葉帆,不愧是守墓人,果然了得。

而聽到葉帆的話,李城主頓時停住腳步,緩緩轉過身來,冷冰的目光宛如兩道刀芒一般,冷冷的凝著葉帆。

若是換做其他人,在城主大人如此可怕的目光下,恐怕早已經無法承受而驚恐攤到。

可偏偏,葉帆心性堅韌,莫說是這般目光了,饒是前世麵對刀山火海,也從未曾畏懼過。

“你年紀輕輕,說出這般大話,不怕死嗎?”

李城主沉聲開口,目光淩厲,似乎想要看透葉帆一般。

可葉帆表現的不卑不亢,甚至麵帶笑意,這令的他根本看不透。

難道,這小子真的有這等實力不成嗎?

“我剛剛便說過,須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倘若李城主是以年齡來判斷能力的父親,那麼就當葉某並未來過,令千金的病,在下也無需看了,告辭。”

說著,葉帆起身,便要離開。

反客為主,誰都冇想到,葉帆竟然玩了這麼一手。

原本,他是來懇求李城主與自己聯盟的,可這麼一來,反倒是李城主要懇求他了。

果然,見到葉帆起身要離開,李城主麵色頓時一凝,嘴角更是抽了抽。

他做夢也冇想到,眼前的這年輕人竟然有如此魄力。

膽敢在他這位城主麵前這般肆無忌憚。

可眼下,他對葉帆的那番話,倒是相信了幾分。

若是冇有真本事,晾他也不敢如此放肆。

如此一想,女兒的病,或許真的有救了。

“且慢。”

李城主趕緊開口叫住了葉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