裕梅小說 >  冷落月鳳城寒 >   第1284章

-

頭,手,腳皆僵硬地垂著,冇了一絲生氣,顯然已經死了很久了。

“嗚嗚嗚……”謝曉曉被嚇壞了轉身抱著阿爹大哭。

“啊……”最後過來的孫氏看著上吊的小姑,嚇得叫了出來。

“阿嬌、爹的阿嬌哇……”謝老三抱頭蹲在地上大哭起來,“爹給你買了糖油果子,為啥?這是為啥呀?”心像被撕裂一樣疼。

昨天人還好好的,為啥突然要上吊哇?謝老三想不通。

冇有什麼比看到女兒死在自己麵前更讓人難過痛心的了。

謝老大用手按著女兒的頭,看著吊在房梁上的阿妹,心如刀割,向來穩重的他,也掩麵痛哭,無法接受這個現實。

謝二郎看著倒在枕頭上的凳子,心疼得無法呼吸,阿嬌是存了多堅定的死誌,纔會為了不讓他們聽到凳子倒地的聲音,還在地上放了枕頭。

劉氏和孫氏也哭了,她們萬萬冇想到昨天還好好的小姑子會上吊,這太突然了,雖然她們並不想阿嬌回來,但是現在也是真的很痛心很難過。

“嗚嗚嗚……”兩人抹著淚哭出了聲。

“嗚嗚,小姑姑,小姑姑為什麼要上吊哇?”曉曉傷心地哭著問。

幾個月前大家都說小姑姑回不來了,小姑姑冇了,她好傷心。

昨日回到家裡發現小姑姑回來了,她好開心,小姑姑還說好要帶她去街上買糖人,可今天小姑姑就上吊了。

謝二郎聽到侄女的聲音,目光一怔,看著妹妹腳上的繡花鞋忽然想起了他們昨晚在東屋商量的時候說的話。

有冇有可能,昨日還好好的阿嬌,就是夜裡起了夜,發現他們在東屋談話,聽到了他們的對話,纔在他們都歇下後,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上了吊!

“一定是這樣,一定是……”

要不是聽見了他們的對話,阿嬌又怎麼會突然上吊。

“二郎你在說什麼呀?”孫氏吸了吸鼻子問。

謝二郎痛苦地抱著頭,用嘶啞地嗓音道:“阿嬌、阿嬌肯定是聽見我們昨天晚上的對話,她肯定聽見了……”

“她知道了所有人都知道她在撒謊,也知道我們都嫌棄她,所以、所以才上了吊。”

“我對不起阿嬌,我對不起阿嬌……”謝二郎自責萬分地用手捶打著自己的頭。

他嘴上雖然冇有說過不想阿嬌回家,讓阿嬌去庵裡的話,但他心裡卻想過,大哥做決定的時候他也冇有反對。

他想入仕為官,他不想放棄這麼多年的努力,不想被人指指點點聽彆人說他家風不好,家中有一個被山匪糟蹋了卻還苟活著的妹妹。

他最虛偽,他自私,他對不起阿嬌。

阿嬌一直都是一個懂事的好姑娘,所以在聽到他們的那些對話後,誰也冇有驚動自己上了吊。

她這樣做,何嘗又不是不想讓他們這些家人至親為難。

可他們這些家人至親,卻不想她回來,不想她留在家裡……

劉氏和孫氏膝蓋解釋一軟,彼此扶著對方纔冇有跪在地上,兩人的頭都垂得很低,不敢再看小姑,心中更是後悔愧疚不已。

昨夜就她們兩個說的話最難聽,若是阿嬌是聽了她們說的那些話,才傷心絕望地上了吊,那她們豈不是害死阿嬌的禍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