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們所站的位置離彆墅的門口距離不算近也不算遠,但是蘇念熙往門口瞧的時候,正是逆光的方向。

那個人站在逆光裡,金色的燈光勾畫著他側臉的線條,他的臉一半隱在陰影裡,看不出什麼表情。

蘇念熙睫毛顫了顫。

怎麼會有人站在彆墅門口?什麼情況?

她的腦海裡第一時間就閃過一個名字,那就是顧景行。

可是等她眯起眼睛仔細去看的時候,那個人的輪廓明顯比顧景行要胖,而且也明顯比顧景行要矮上不少。

顯然不是顧景行。

周然剛剛關了車門,轉頭就看到蘇念熙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地盯著彆墅門口。

“博士,你怎麼了?外麵這麼冷,怎麼不進去?”,周然疑惑。

聽到周然的聲音,蘇念熙稍微抬起下巴,指了指門口。

周然順著蘇念熙指的方向看去,一個人影的站在門口,人影在不停的徘徊,顯然在等人。

周然的眉頭瞬間就皺了起來。

還好他今天陪著博士回家了,不然她一個弱女子,肯定對付不了這些壞人!

周然想冇想就直接邁開步子朝那個徘徊的人影走去。

他得好好教訓這個人一頓。

蘇念熙看見周然直接就要往上走,她趕緊拉住男人的衣袖,“要不然我現在打電話讓顧清來吧?”

她總感覺站在上麵的那個人不懷好意,而且不好對付。周然一個平常做實驗的,一看就不是他的對手。

周然搖頭,眼睛看著樓上的人影,“冇事的,我自己能搞定。”

“真的能嗎?”,蘇念熙語氣有著懷疑,她不想看到周然因為自己受傷。

“嗯,你就放心吧。”,周然扭了扭自己的拳頭,繼續往台階上走去。

蘇念熙跟在他的身後,心裡還是擔心,甚至手已經伸進了自己的包裡,想要掏出手機給顧清打電話。

可是她還冇來得及拿出手機,就看見周然突然一個箭步猛地竄到了那個人影麵前,一手掐住了他的脖子。

那個人受到了驚嚇,而且被猛的掐住了脖子,嘴頓時就發不出聲音。雖然嗓子被鉗製出,但是他還是發出了痛苦的慘叫聲,腿也因為劇痛而極力地向後縮。

蘇念熙傻眼了。

周然剛剛的那個速度是認真的嗎?怎麼能動作如此迅速且有力度?

他平常不都是在實驗室裡做實驗嗎?怎麼……身體素質這麼好?

周然鉗著那個男人,眼神不善,“你來這裡乾什麼?”

男人發不出聲音,隻是緊緊扒著周然的手,想要從他的桎梏中解脫出來。

蘇念熙邁著小步跑上去,等離近了後,纔看清那人的麵孔,她瞳孔緊縮,趕緊大喊出聲。

“周然,快把他放下!”

女人的聲音焦急,周然扭頭表示不解,“博士,搞不好他是個變/態,你現在放了他,就是在給自己帶來隱患。”

聽了這話,被桎梏住的男人趕緊搖頭,表示自己不是變/態。

見周然不願意放手,蘇念熙語氣急促,“他是我叔叔!”

啊?!

周然的手立刻就放了下來,男人的脖子終於得到瞭解脫,臉因為剛剛的桎梏已經漲成了豬肝色。

他彎下腰急促地咳嗽著,以恢複自己的呼吸。

蘇念熙見狀,趕緊跑著過去,“叔叔,你冇事吧?”

她的手搭在叔叔的背上,輕拍著他的背脊,眼神充滿了歉意。

周然看到這一幕,簡直手足無措,他甚至避開了視線,尷尬的手腳都不知道往哪兒放。

自己竟然出手打了博士的叔叔??他剛剛都做了什麼……?周然心裡腸子都悔青了。

蘇雷站在原地,一直劇烈的咳嗽,他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嗆咳得腰也彎了,整個人都像龜一般縮了起來。

聽他的咳聲就知道周然剛剛的下手有多重。

蘇雷現在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見到叔叔這個樣子,蘇念熙心裡著急,再抬頭看了一眼周然,他一個大個子站在原地,一臉無措的樣子。

她知道周然此刻在想什麼,擰了擰眉,“這不是你的錯,都是誤會。”

“不過現在你先把門打開,然後幫我扶著叔叔進去。”

周然一聽這話一拍腦門,趕緊打開門,“好的。”

蘇念熙和周然一左一右攙扶著蘇雷走進彆墅裡。

蘇雷在沙發上坐下,還在不停地咳嗽。這次周然有了眼力見,他趕緊跑到廚房,倒了一杯清水,然後小跑著遞給蘇雷。

蘇雷接過,他慢慢地喝了幾口,然後又努力順了口氣,狀態才逐漸地有所好轉。

臉上的顏色也由剛剛的豬肝色變為正常的膚色。

周然長舒一口氣。

蘇雷緩了半天終於緩過勁來,他坐直了身體,隨後清了清嗓子,看向周然,“你這小夥子可真有勁啊!”

這話說的爽朗,周然一時不知道他是在誇自己,還是在罵自己。

在剛剛的情況下,燈光昏暗,周然看不清此人的臉。現在到了屋裡,他才感覺到男人周身的氣場,渾身帶著壓迫感。

這種壓迫感跟他見過的那些上位者都不同。

“我……”,周然嘴唇動了動,憋了半天,憋出來個,“對不起……”

見周然明顯有點緊張,蘇念熙勾唇。

她趕緊走上去打圓場,“叔叔你就彆嚇唬他了。”

蘇雷笑嗬嗬的,眼神爽朗,“小夥子,我是在誇你呢!剛剛的手勁是真大啊,是不是專門練過?”

周然抿唇,他點了點頭。

蘇念熙望向周然的眼神頓時深邃了一些。周然練過?他平時不都在實驗室做實驗嗎?

不過現在的重點不是這個……

“您怎麼突然來了?”,蘇念熙目光轉向坐在沙發上的蘇雷,語氣輕柔又帶著些不可思議。

她已經有三年多,將近四年冇有見到過蘇家人了。自從她選擇嫁進顧家,蘇家便與她斷了聯絡,父親母親更是一次都沒有聯絡過她……

彷彿蘇家就冇有她這個人一般……

突然見到自己的叔叔,蘇念熙甚至有了不真實的感覺,簡直恍如隔世。

蘇雷卻冇有回答蘇念熙的問題,他的目光還是看著周然,眼睛笑眯眯的,“念念,這是不是你的男朋友?”

周然瞳孔放大,被蘇雷這話嚇了一跳。蘇念熙也不例外,也被這話嚇了一大跳。

兩人的表情和動作頓時如出一轍。

“找新的男朋友就對了!”,蘇雷拍著自己的大腿,語氣爽朗豁達。

“想想你之前,為了那個顧景行,甚至跟咱們蘇家決裂,值得嗎?”

門不當戶不對的,顧家在蘇家麵前簡直啥都算不上。

誰能想念念竟然鐵了心的就要嫁進小門小戶的顧家,可是把蘇家上下所有人都急壞了!

門不當戶不對先不提,他還專門調查了顧景行這傢夥,簡直是個冷到極點的人!一點都不會關心人,也不知道他們家念念看上他什麼了……

緊接著,蘇雷歎了一口氣,似乎不願意想起以前的事情。

他擺擺手,“算了算了,不提以前的事了。”

“我看你現在的這個男朋友就挺好!比那個顧景行好!”,蘇雷笑眯眯地,“這身手!還能出手保護你。”

男人笑得欣慰。

隻要念念終於想開了,不在顧景行那棵樹上吊死,他就心裡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