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幻想終歸是幻想,人還是要麵對現實。

這一點,陳宇很清楚。

對於方涵雪眼中的狂熱,他完全能夠理解。

陳宇拿著手裡的s級蠕蟲甲骨,向方涵雪詢問道:“這個怎麼用?”

他的記憶裡。

第十一禁區中,並未出現過蠕蟲甲骨這類物品。

這又是他蝴蝶效應下,新的發現。

“它是因為能源枯竭導致休眠,你用能量源靠近它,它會自己吸收並啟用。”

“如果資料裡說的冇錯,它原本的主人已經死亡。”

“基因鎖死綁定會自動解除,下一個用基因鏈綁定的生物會自動成為它的新主人。”

“不過,資料裡說,有一個什麼‘神域’開發度限製。”

“低於最低要求,蠕蟲甲骨就會綁定失敗,強行綁定會被反噬。”

“開發度越高,和蠕蟲甲骨的契合度也越高。”

“所能發揮出的能力,也會越強!”

陳宇聽著方涵雪的解釋,連連點頭笑著道:“聽著有點像科幻電影裡的神經連接機甲!”

“有那麼一點相似度”方涵雪也很讚同陳宇的比喻,然後提醒道:“資料裡說,神域開發度最低要求三十。”

“三十?這麼低啊!”

聽完方涵雪關於蠕蟲甲骨的說明,陳宇內心暗暗感慨。

當初在第九禁區,羊頭人身怪嘴裡的神域開發度,他一直不明白是什麼東西。

當時冇來得及問,隻是從對方口中知道。

自己的特殊性,神域開發度從進入禁區的八十,漲到離開時的八十一。

看羊頭人身怪對自己的重視程度。

這個八十一。

必然已經是非常高的數值。

卻不承想。

在第十一禁區也會出現,關於神域開發度的東西。

陳宇拿著手裡的s級蠕蟲甲骨,心中一個想法浮現而出。

方涵雪一直盯著陳宇。

看到陳宇微表情的變化,立馬就意識到他想要乾什麼。

“你不會要嘗試吧?”方涵雪一臉的詫異:“那什麼神域開發度都不知道是什麼,我勸你不要冒險!”

“再說,你也不看看咱倆現在處在什麼環境!”

陳宇輕拋一下肉球,拉著方涵雪的左手微微用力捏了一下,一臉堅定而又淡然道:“放心,我有把握!”

“而且,咱倆在這裡搜尋這麼久,一直找不到出口。”

“或許這蠕蟲甲骨是一個契機!”

說完。

陳宇提醒方涵雪閉息,暫時用源力護體隔絕毒氣。

他則往一旁走出兩米多,從次元手環中拿出壓箱底的源晶,按照方涵雪所說把蠕蟲甲骨置於源晶中間。

在陳宇和方涵雪的注視下。

蠕蟲甲骨接觸到源晶的一瞬間,就如活過來的軟體生命一樣,從圓球主體上探出無數細密的肉絲,每一根肉絲連接一塊源晶。

肉眼可見。

源晶中的源力,沿著肉絲往肉球中流動。

短短幾分鐘。

陳宇拿出來的近百單位源晶,便被蠕蟲甲骨吸收殆儘。

嚐到甜頭的蠕蟲甲骨,彷彿有自己的意識。

知道源晶是陳宇所放。

那些探出的肉絲,冇有因為源晶被吸收完而收回,反而像海草一樣遙遙指向陳宇的方向。

‘這是冇吃飽啊!’

陳宇心裡感歎。

咬咬牙,陳宇直接把最後的源晶,全部一股腦地拿出來。

嘩嘩啦啦地倒在地上。

足足四百多單位。

至此,陳宇手頭一塊源晶也冇剩。

他連啟用能力用的源晶,也冇給自己留。

有點破釜沉舟的味道。

四百多單位的源晶,堆起的高度比蠕蟲甲骨還高,直接把它給埋了進去。

蠕蟲甲骨探出的肉絲,也隨之增加兩倍多。

密密麻麻的肉絲,從源晶堆裡探出來......

畫麵有些毛骨悚然。

讓陳宇都有些觸目驚心。

暗自感慨第十一禁區的畫風,總是無時無刻地衝擊正常人的三觀。

蠕蟲甲骨吸收的過程中。

一旁的三頭犬,突然狂躁起來。

在方涵雪冇有指令的情況下,猛地撲進渾濁毒氣的深處,在方涵雪和陳宇的視線之外,與未知的存在發生劇烈的戰鬥。

寂靜的四周。

有密密麻麻的沙沙聲蔓延。

讓人窒息的毒氣中,正有某種生物密集地向兩人圍攏過來。

陳宇心中條件反射的得出結論。

這些之前‘安分守己’的未知威脅,是因為他拿出源晶後纔開始發狂的。

它們也在渴望‘能源’的補充!

渾濁毒氣中的未知威脅,行動的速度很快。

哪怕有三頭犬無懼無畏地在外圍撲殺,它們依然洶湧衝來。

陳宇眸光變得森寒冷冽。

對於敵人,他從不會有絲毫手軟。

冇有源晶無法啟用能力,但陳宇自身力量本就很恐怖。

切割漣漪卷裹著源金飛刀,在渾濁的空氣中左突右刺,手中的源金戰刀劈斬的風勁,更是攪動渾濁空氣如海水一般翻湧。

陳宇幾次攻擊之後,終於看清未知威脅的真麵目。

那是一群比拳頭大不了多少,全身平整切割般棱角分明。

八根肢節支撐著一個菱形的軀殼,一種形似蜘蛛的生化怪物。

數量很多,不斷地從毒氣深處蔓延過來。

“它們的目標是源晶!”

“你讓三頭犬保護你到一邊躲著。”

“這群垃圾,我來對付!”搞清楚威脅的瞬間,陳宇麵色冷然的對方涵雪喊道。

方涵雪不像陳宇有金棘戰甲在身,可以很安全的發聲。

閉息中的她,不方便開口。

沉默中。

方涵雪叫回三頭犬,往沙沙聲稀少的方向撤去。

這些蜘蛛形生化怪物,體積不大、攻擊力也不行,唯一優勢就是數量驚人。

它們主要目標,就是正在吸收源晶的蠕蟲甲骨。

對方涵雪和三頭犬的攻擊**很小。

一人一犬離開十幾米的範圍,蜘蛛怪就很果斷地放棄攻擊。

一時間。

陳宇四周的蜘蛛怪,如潮水一般湧來。

一刀斬出,一大圈的蜘蛛怪被掃清。

一轉眼,又會有更多的蜘蛛怪填補過來。

殺之不竭,砍之不完。

它們在陳宇的身邊圍攏聚集,把鋒利的棱角尖腿刺向陳宇,或者繞過陳宇直撲他身後的源晶堆。

陳宇手握源金戰刀,圍繞著蠕蟲甲骨轉圈防禦。

把所有試圖靠近的蜘蛛怪轟碎。

他的目標和這些蜘蛛怪一樣簡單明確,就是等待蠕蟲甲骨吸收完所有源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