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興許是提到遲宴這個名字,讓沈念嬌感覺有些疲倦了,她笑著離開,去了廚房拿冰塊。

趁這個機會,宋書蘊壓低聲音提醒道:“你彆提遲宴。”

“為什麼?”

卡琳娜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一臉茫然。

宋書蘊看她懵懂的樣子,心一梗,勾著手指頭示意她靠近點。

卡琳娜收到指示,特意挪位置到他身邊,傻乎乎地湊過去。

“遲宴跟沈念嬌分手了。”

“啊!”

卡琳娜猛地轉頭,和宋書蘊四目相對,兩人的距離咫尺之間。

刹那間,時間好像停止在這一刻了,兩人呼吸交纏,都能看清對方的眼睫毛有幾根。

熟悉的感覺閃過,宋書蘊想起在暹羅邊境和卡琳娜待過的那段時間。

在等待救援的那天晚上,他們兩人也是在月光下靠得這麼近,近在咫尺的距離,能看到對方瞳孔中的自己。

“哢嚓。”

一聲突兀的聲音打擾了陷入回憶中的兩人,他們齊齊轉頭,看到舉著手機的沈念嬌,異口同聲地問:“你在做什麼?”

“替你們拍照。”

季思純欣賞著手機裡的照片,露出欣慰的笑容,“剛纔你們真的太有偶像劇的氛圍了,我知道你們都害羞,所以我替你們拍下來。”

她感慨道:“我拍得真好。”

卡琳娜和宋書蘊又轉回頭看向對方,三秒後,兩人跟彈簧似的分開,比之前坐得更遠了,臉上也都有可疑的紅暈。

沈念嬌將兩人的小變化都看在眼裡,笑眯眯地說:“這張照片我發給你們吧,想必你們很需要。”

宋書蘊著急地說:“我不需要!”

她看向卡琳娜,“你要不要,娜娜?”

卡琳娜看了一眼宋書蘊,又看看沈念嬌,不好意思地說:“要。”

宋書蘊臉上的紅暈更大了,連帶著脖子耳朵都紅了,他猛地站起身要走。

沈念嬌叫住他,“乾嘛去啊,不吃飯了?”

“我……上個廁所。”

宋書蘊背影狼狽地衝進了廁所。

沈念嬌看著他的背影,忍不住好笑地搖頭,真是口嫌體正直,這性格擰巴死了,明明就很在意卡琳娜,為什麼不肯承認呢?

她坐在卡琳娜的身邊,展示著照片,說:“你瞧,你們倆多配啊。”

卡琳娜接過手機,看著兩人的合照,眼中盛滿了愛意和欣喜,“我們倆靠得真近。”

“可不,你們倆都要親上去了。”

沈念嬌打趣道:“真想看你們談戀愛啊,宋書蘊那臭小子嘴巴硬得很,估計不會這麼順利地談上。”

卡琳娜笑容漸漸消失,她不禁轉頭看向了沈念嬌,剛纔宋書蘊說她和遲宴大哥分手了,為什麼分手她還要笑出來呢?

為什麼要裝出一副什麼事都冇發生,輕鬆自在的樣子呢?

而且,自己失戀了,希望彆人能談戀愛,祝福彆人不會覺得心很痛嗎?

卡琳娜目露悲傷,那一摸悲傷被沈念嬌發生了,她關切地問道:“怎麼了娜娜?你不開心了嗎?”

“冇有,我隻是覺得談戀愛好難啊。”卡琳娜抿緊唇瓣,撒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