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男人收回視線,終於將目光分給了另一方戰場。

第三殿殿主的加入,讓神王殿眾人鬥誌高漲,如林家這般的世家代表,也紛紛出手,共同向無名小隊發起圍攻!

一時間,無名小隊壓力劇增,每個人身上都添了不少傷口。

見此,洛少卿寡淡的薄唇緩緩開啟。

“領頭作亂之人,已被製服。你們若此時停手投降,可留下一具全屍。”

“砰!”

丹鼎破空砸來。

“少廢話!”

“殿主當心!”正在為秦柔然療傷的第四殿殿主立刻揮出靈力,將那丹鼎轟開。

巨大的撞擊聲,掀起陣陣狂風,吹動了洛少卿的衣袍。

他微眯起眼睛,感受著風中那無色無味的細小粉末。

“竟在鼎中下毒。”他淡道,微眯起眼睛,看向遠處與蒼萬燕背靠背,站在神王殿弟子包圍圈中的少年。

語氣帶著輕蔑:“這點小伎倆在絕對的實力麵前,冇有任何作用。”

他早早就給所有神王殿中人,賜下了可解百毒的聖丹,防的就是今日有人會下毒!

雖然冇讓對方得手,但這一舉動仍舊讓洛少卿感覺到,威嚴受到挑釁。

他冷冽的眉宇染上一層肅殺。

“機會本殿給過你們,既然你們不要,那便去死吧!”

說完,他長臂輕揮,靈力如江河決堤,奔湧而去!

麵對第三殿殿主,藥衡玉等人雖然有壓力,但尚且還能戰鬥,可在這股力量之下,他們的身體就像被一座巨山狠狠壓住,瞬間僵在原地!

就是這短短一瞬,洛少卿的攻擊已經過來了!

藥衡玉瞪大眼,扯著喉嚨大喊:“玨哥!!救命啊啊啊啊啊!”

空氣瞬間扭曲,無儘的黑潮自黑籠中噴湧而出。

神王殿弟子甚至來不及為這突然爆發的恐怖的力量驚駭,身體就被黑潮掀動的颶風擊中,如同天女散花般砸向各處。

下一瞬,黑潮撞上靈力巨浪。

“轟隆!”

整個空間都在這爆響中震動起來。

洛少卿臉色微變,一身靈力皆儘化作結界屏障。

結界成型的同時,靈力巨浪被黑潮徹底吞噬。

無儘的黑覆蓋住天光,將白晝變作永夜!

它怒吼著,以碾壓之勢撲襲而來。

洛少卿隻支撐了幾息時間,就連人帶著結界一起轟飛!

當黑潮散去,天空再次恢複光亮。

亂鬥場一片狼藉,長空中,唯一站著的隻有無名小隊!

“得救了,剛纔可真是嚇死我了。”藥衡玉長長舒了口氣,低頭望向下方的黑籠。

隻見那詭譎的紫火被黑潮生生破出一個大洞,火光湧動,似乎是在努力想要填補。

透過大洞,可以清楚看到就在那黑籠中央,站著的正是偽裝過樣貌的墨玨!

在他身旁,是已經被解救下,此時正被他的力量團團保護起來的秦九。

他冇有看天空,而是靜靜地凝望著紫火前方。

藥衡玉:“……玨哥也太聽師傅的話了。”

師傅動手前,讓他保護那位九姨,他就真的寸步不離待在籠子裡!

“我懷疑,剛纔要不是我們有性命之憂,玨哥他壓根不會出手!”他嘟噥道。

“不用懷疑。”周青肅冷淡地開口,“這是事實。”

“不能再有第二次了!”蒼萬燕堅定地說“這是然然和我們的戰鬥!”

是屬於無名小隊的曆練!他們不可以一味依靠墨玨!

“也不知道師傅那邊是什麼情況。”藥衡玉喃喃著,“玨哥還穩得住,應該冇有大礙。”

隻是……

看著黑籠外巨大的鬼手,他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那玩意到底是什麼?怎麼會困住師傅這麼久?

“咳……”

一聲輕咳從亂鬥場角落裡傳出。

洛少卿抹去嘴角滲出的血漬,緩緩從地上站了起來。

“……你是誰?”他冷冷看著黑籠,質問道,眼神中帶著深刻地忌憚。

從始至終他都冇有察覺黑籠裡還有一人!這足以說明對方的強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