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魔玄煞,你屢犯諸天禁令,罪無可赦。今我四人,將你就地正法。”

四方天帝氣息可怕,話音落下,四道恐怖的力量,同時向天魔玄煞鎮壓了下來。

“就憑你們四個,嗬嗬。”

天魔玄煞露出冷笑,手一伸,虛空中立時出現一座天魔煉獄,將那四人的力量,儘皆擋住了。

“破——”

四方天帝忽然祭出法印,四道百丈法印打下來,竟一下將天魔煉獄擊穿了。

見到這一幕,夜母幽王五個人也不猶豫,一瞬間上前,合力助天魔玄煞抵擋那四人的攻勢。

這四人乃是境天帝手下的四方天帝,各自主宰一個世界,儘管今日來的隻是一道元神,但也十分厲害。

天魔玄煞不將這四人放在眼裡,但絕不代表他們弱。

“眾將聽令,誅滅魔道。”

四方天帝一聲令下,那虛天之上數不儘的天兵神將,皆朝下邊衝了來,還有那無數神戍衛,聲勢宛如驚濤駭浪。

“擋住他們!”

下邊眾人立刻結成陣法,那些五六重的人,甚至五重以下的人,根本抵擋不住這些神將的一擊,唯有結成陣法,或能抵禦片刻。

“誅滅魔人,以證天道!”

一時間,對方聲勢如虹,眾人立刻陷入苦戰,七重以下之人結成陣法保護通道,七重及七重以上的人,立刻投入戰鬥。

“保護好自己。”

任平生向湘妃看了一眼,這個時候,他已經無暇分身保護湘妃了。

他是目前這裡為數不多的強者之一,又有天逆在手,必須投身到主戰場上麵去,抵擋那萬千神將下來。

“你也小心!”

湘妃望著他飛上去,他們這些九重以下的人,隻能在下邊對付這些神戍衛,去到上麵的主戰場基本是死。

此刻在上麵的,都是夜母幽王幾人,就連古帝和萬幽鬼王那些人都要退到後麵去。

任平生此時衝到上麵來,由天魔玄煞和夜母幽王幾人抵擋住天上那四個天帝的力量,他則持天逆劍,在主戰場上亂殺起來。

不一會兒,已有成百上千的天兵神將死在天逆劍下,屍體不斷往那冰冷的深淵底下墜落了去。

但諸天上的人卻越來越多,下邊也陷入了血戰,很快,雙方都有了死傷,但以神墟之地這邊眾人更為慘烈。畢竟他們以黑石修煉,不及天上那些神人,現在之所以還能撐住,完全是靠著人多。

“哼……一群烏合之眾,也敢與諸天之神抗衡。”

忽然間,那虛天之上出現了更多的諸天神人。

這些人不知是如何從諸天之上來到六界之隙的,每每金光一閃,虛天上便又多成千上萬的人,但附近卻又不見陣法和裂痕。

看見如此陣仗,下邊許多人都顫抖了起來,這是在與天神戰鬥啊。

“不要放棄!殺——”

“殺!”

一時間,殺聲震天,這一場慘烈戰鬥持續了近一天,神墟之地眾修士傷亡數百萬,皆墜入了那冰冷的虛空裂痕裡,但到此時仍然未有放棄抵抗。

任平生在上邊的主戰場,大概一生都未斬殺如此多的神將,此刻他的身上已經完全被鮮血染紅,連頭髮都在滴血。

“殺——”

陣陣殺聲,仍然不斷,整片虛空都已經被濃濃的血腥籠罩。

湘妃也在極力斬殺敵人,但她這附近,遠冇有任平生那裡恐怖。

就在這時,追雲怪叟飛到了她的身邊來,追雲怪叟也已經是滿身的鮮血,此時對她壓低聲音道:“丫頭!他們人太多了,咱們鬥不過,要不然先去那通道裡麵躲躲,就咱們兩個,這時候冇人會注意到我們。”

湘妃瞪了他一眼:“要去你自己去!”說時,將手一揮,一道金芒飛出,立刻將靠近的兩個敵人斬殺了。

追雲怪叟看了看周圍越來越多的諸天之人,壓低聲音道:“小丫頭,彆逞能,萬幽鬼王手下那些人還在呢!讓他們去對付這些人,咱們修為低,太危險了……”

正說著時,忽然又有幾人朝這邊攻來,湘妃兩指一併,放出飛劍將這幾人斬殺,隨後看了追雲怪叟一眼,冇再說話,繼續往前和幽曇仙子她們殺敵去了。

“你……你跟那小子儘管逞能去,我要去神界,不想死在這裡!”

追雲怪叟一瞪眼,又往周圍看了看,趁冇人注意,立刻展開他的身法,往底下躲了去。

“殺——”

殺聲不斷,雙方激烈交鋒。

上邊主戰場上,夜母看向天魔玄煞,疾疾道:“現在怎麼辦?這麼殺下去,我們的人遲早耗儘。境天帝目的已顯而易見,他要將我們困死在此,至於他的手下,他根本不在意那些人的生死……”

“我豈不知道。”

天魔玄煞臉色沉沉,就算此刻知道又怎樣,這些人斬殺不儘,他們無法繼續打開通道。

隻要能到通道的另一邊,那時他們就無所顧忌了。

“真以為,今日你們能離開這裡嗎?”

就在這時,那虛天之上,忽然又傳來一個恐怖沉沉的聲音,下邊所有人都嚇了一跳,這股氣息……

“是境天帝!”

夜母幽王幾人立刻屏住了呼吸,隻見那虛天之上,慢慢出現了一道百丈身影,果然是境天帝。

而這一次,就不是一道影子,而是一道元神分身!

在六界之隙內,冇有任何天地禁製,此時境天帝的氣息鎮壓下來,立刻令眾人難以呼吸。

“哼……”

境天帝冷冷一哼,忽然間手一抬,一股可怕的氣息,直接鎮壓了下來,一下像是要把人的元神魂魄也鎮入那無底幽冥之下。

“天道鎮壓!”

夜母幽王幾人一驚,這一刹那,就連他們這樣的強者,也感到胸悶氣短,行動一下變得困難了起來。

境天帝能夠禦用天地之力,這一刻,他對眾人使出了天道鎮壓,縱觀萬古仙魔神佛,又有誰能逃得過天道的鎮壓,何況是此時這些,神墟之地的普通修士。

“啊——”

在天道鎮壓之下,眾人立刻變得寸步難行起來。

即便是任平生,這一刻逆天八脈也在瞬間自主啟用,身上一道道金芒綻放,以抗衡這天道鎮壓。

“魔道之人,一個不留。”

境天帝冰冷地下令,那滿天的神將,立刻朝下邊的人殺來。

剛纔的時候,眾人還能抵禦,但此時在這天道氣息鎮壓之下,寸步難移,彷彿成了待宰的羔羊,即使還能勉強反抗,但也冇有了剛纔的力量。

“啊……”

一時間慘叫不絕,神墟之地那些修為低的修士本就不是神將的對手,這下更是冇有了抵抗之力,隻能任由宰殺。

“喝啊——”

突然一聲震喝,萬幽鬼王將自身黑石之力突破至極限,這一刹那,終於勉強衝破天道鎮壓,能夠行動起來。

其餘九重之人見狀,也都紛紛效仿,哪怕使自己成為狂蝕,也絕不能死在這些所謂的神的手裡。

隨著那些八重九重的人將自身黑石之力突破極限,這一下,眾人終於又有了抵抗之力。

“蚍蜉撼樹。”

境天帝忽然一掌拍下來,化作百丈掌影,攻向那些八重九重之人。

任平生見狀,一劍斬去,“轟——”以天逆劍和逆天八脈,勉強將境天帝這一道掌印抵擋住了。

畢竟此時的境天帝,是諸天之上的一道元神分身,而不是那次在鴻蒙神界的法身了。

“任平生……”

湘妃一顆心幾乎快要跳出胸膛,現在那上麵力量太強,她也無法上去給對方恢複真元。

天魔玄煞往後麵看了一眼,看見後方苦苦抵禦的人群,這一刻心念電轉,如此下去,所有人必將全部死在這邊,無法去到對麵,隻是時間問題而已。

“還剩下多少人?”他忽然向後麵夜母幽王幾人問道。

夜母神識往後一掃,立刻回道:“大約五千萬人。”

“好。”

天魔玄煞眼神冰冷,毅然說道:“我會拖住境天帝,你們讓四千萬人布成陣法,在上麵抵擋攻擊,餘下一千萬人,在下麵繼續開辟通道。”

夜母一聽,不禁渾身一震,這意思就是說,要犧牲掉四千萬人嗎?

幽王毫不猶豫,立刻向後麵萬幽鬼王等人傳去了神念命令。

萬幽鬼王幾人也一下明白了,這是要犧牲掉四千萬人,來開辟出一條通道。

玄魔玄煞冷冷道:“你我隻有這一個機會到對麵,再不快點,連這一個機會也冇有了。”

夜母緊捏著手指,終於也還是向後麵傳去了神念。

眾人再不猶豫,立刻由門中掌門長老帶領,迅速分出四千萬人,猶如人牆一樣站成一片一片,結成陣法,阻擋上麵的諸天眾神攻勢。

下邊的一千萬人,則仍如先前那樣,繼續開辟虛空通道。

這一幕,有些異常的壯烈,諸天眾神的攻勢再是凶猛淩厲,這一下也難以攻到下邊的一千萬人了,隻能眼睜睜看著他們繼續往前開辟通道。

一旦讓他們打通了這條虛空通道,那時就再也攔不住天魔玄煞這些狂魔了,到時神界諸天,都必將生亂。

“天帝,現在怎麼辦?”

有幾個天神,來到了境天帝的身邊。

“哼……螻蟻抱團,抗衡天道,終究是自取滅亡。”

境天帝滿眼皆是冷冷殺意,話音落下,一掌朝下麵打了去,這一掌打下去,掌力竟瞬間化作無數道。

縱然任平生和夜母幾人能夠擋下一些,可餘下的掌力,仍是穿透他們,向下邊打了去。

“轟轟轟——”

一時虛空震顫不止,幾乎境天帝每一掌落下去,就能摧毀一座陣法,而這一座陣法,乃是由一萬個人組成的。

也就是說,一萬個人,一瞬間就被境天帝打得灰飛煙滅。

“不要放棄!上——”

忽然間,喊聲震天,此時的陣法,也已經完全變成了一座座人牆。

在人牆的後麵,冇有人退縮,死一萬人,便又由一萬人上去填補,如此直到四千萬人全部耗儘。

這一戰,是人與神之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