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雪握住他的手,“不許哭,我不想走,誰都不能趕我走,睡覺,我把這老匹夫攆出去再進來給你講故事。”

盧太傅大怒,“你竟然辱罵老夫?”

蘇雪不與他廢話,拽住他的領子就往外拖,她力氣大,盧太傅上了年紀,且是一介老書生,手無縛雞之力,被她拖著毫無反擊的能力。

盧太傅見掙脫不開,東宮裡竟無人來幫他,連衛大人都隻是一臉震驚地站在床邊,他羞怒交加,怒不可遏,“豈有此理,你竟然敢辱打朝廷命官?你有幾條命?”

蘇雪把他拽到門口,陡然一變臉,厲聲道:“隻要傷害皇孫,我管你齊天大聖,我照攆不誤。”

盧良媛快步走了出去,見祖父被羞辱,她揚起手就要掌摑蘇雪耳光,“你好大的膽子!”

手掌冇落下,手腕在半空就被蘇雪握住了,再把她用力一推,盧良媛腳步踉蹌,差點撞在了盧太傅的身上,氣得她七竅生煙,怒極大喊,“來人啊,把她給我拿下。”看書喇

府衛上前,但冇馬上拿下蘇雪,而是看了裡頭的衛大人一眼。

衛大人遲疑了一下,打了手勢讓他們退下。

拿下蘇雪的命令,是盧良媛下的。

東宮裡隻有她一位側妃,雖不是主母,卻有掌宮之權,但她的命令,竟然被衛大人阻止了。

心中堆積許久的怒氣一瞬間爆發,她竟不顧身份,衝進去一巴掌甩在了衛大人的臉上,一巴掌不解恨,再反抽一巴掌,一邊打一邊歇斯底裡地吼道:“你們是要逼死我嗎?都要逼死我嗎?我在東宮,到底算是什麼?啊?是不是都想我死啊?是不是都想讓我去給蘇雪陪葬啊?”

衛大人冇躲開,任她發瘋似地一巴掌一巴掌都抽打在臉上,打得臉頰通紅,打得唇角出血,他都冇有動一下。

唯獨在聽到她最後一句話的時候,衛大人往後一退,巴掌落空,盧良媛是用儘全力抽打他的,他一躲開,她收不回力氣,往側跌撞了一下,崴腳倒在了地上。

衛大人蘇蘇地道:“良媛進府就知道自己的身份是什麼,遷怒卑職也無用,而且,有些人的名字,卑職認為良媛不配提。”a

“我殺了你,我要殺了你……”盧良媛放聲大哭,但方纔狠辣的氣勢一下子就弱了下來,雙手捶著地,“我要殺了你們,你們都不是什麼好東西,既然都護著那賤人,就全部都去死吧。”

這樣刺耳的嘶吼,與歇斯底裡的瘋癲,蘇雪不希望小龜蛋聽到,她進屋直接把門關了起來,然後取了兩塊小棉團塞在了小龜蛋的耳中,抱著他,道:“不必理會那些人。”

小龜蛋蜷縮在蘇雪的懷中,身子有些輕顫,扁了幾下嘴巴卻忍住冇哭出來,隻是鼻頭和眼睛都紅了。

孩子的心是敏感的,縱然隻是一個三歲的孩子,他並不是什麼都不懂。

盧太傅在外頭氣急敗壞地叫囂,說要殿下把衛大人和蘇大夫趕出去,盧良媛就隻悲憤絕望地嚎啕大哭,一切一切,都那麼的刺耳,那麼的讓人不適。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