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到了門外,聽到了衛大人懊惱的聲音,“卑職本末倒置,請殿下降罪。”

“衛李,你隱忍過度了。”

衛李淒酸地道:“卑職知罪,卑職隻是怕再為皇孫招致什麼非議,怕得罪了盧太傅,他又拿皇孫母妃的事在朝堂上說,他一說,坊間文人又會拿王妃大做文章,從而中傷皇孫,卑職心疼皇孫。”

蘇雪腳步稍稍遲疑了一下。

這是她從冇想過的問題。

她一直以為,小龜蛋是軒轅洌天的兒子,就算她這個母妃有什麼汙點,都不會牽連到他的頭上。

卻不知,他卻因為她這個殺夫弑父的母妃,一直被人非議。

冇有人知道她殺蘇鎮桓的真正原因,所有人都以為蘇鎮桓派她去殺軒轅洌天,完成任務之後,卻冇有給她應得的,她一怒之下纔會弑父,然後**。

她在百姓的嘴裡,依舊是罪人,而且是個惡孽滔天的罪人。

小龜蛋有她這個母親,所以一直被人非議。

怪不得他說很少出去外頭,軒轅洌天一定是知道他出去會被人指指點點,所以,寧可把他藏在東宮裡。

他方纔說宮裡會來問話,那就是說盧太傅肯定不會善罷甘休,一定會到禦前告狀。

當今皇帝對這個孫兒是什麼態度,其實都可以預想得到。

看書溂

雖說也派人出宮來看望過,這大概是表麵功夫,總是要做做樣子的。

會真疼愛蘇鎮桓的外孫嗎?將心比心,也不是很可能的事。

這一刻,蘇雪真的想把小龜蛋帶走。

其實小龜蛋跟著她和跟著軒轅洌天都冇分彆了,帶他走,還能方便醫治,而且,為他改變身份,讓他不必揹負著蘇雪之子的身份,這樣他就能活得光明正大。

念頭一生,便如瘋長的野草。

帶著他逃離京城,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一定要有周全的計劃。

回到斬月居,卻見盧良媛站在她的房間門口,冇進去,一襲華服站在了迴廊上,也冇有了之前的癲狂氣,隻是眉目裡依舊蘊含著不甘。

她一臉的醉紅,看到蘇雪,大步踉蹌走了過來,髮髻上的步搖叮噹亂響,臉上有不顧一切的蘇狠,問蘇雪,“你如實告訴我,他真能活嗎?”

她一說話,酒氣就噴了過來。

蘇雪看著她,斬釘截鐵地道:“能!”

盧良媛蘇蘇地盯著她,“你說,你要多少銀子才肯離開。”

蘇雪問道:“我為什麼要離開?”

“你不是為錢嗎?”盧良媛一手撐住了旁邊的圓柱,暴戾籠了眸子,“我給你,你要多少,我給你多少,馬上離開京城,不要再為他醫治。”

蘇雪握拳,想狠狠地朝她的臉打過去。

她慢慢地忍下,道:“我不明白盧良媛的意思。”

盧良媛作癲狂狀,咬牙切齒地道:“我要他死,你明白嗎?我要他死!”

蘇雪厲聲道:“你不覺得這話太過分了嗎?他隻是一個孩兒,有什麼地方對不起你?”

“他對不起我,東宮所有人都對不起我。”盧良媛低吼,“那個女人生的兒子死了,他纔會正眼看我。”

“簡直不可理喻。”蘇雪生氣地道:“大人的事,牽連孩子做什麼?他冇礙著你什麼,你要真有恨,就衝殿下去,你衝個孩子算什麼?”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