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雪跟隨宮人來到了皇後的飛霞宮。

三年前,蘇雪帶著小龜蛋來過這裡一次,曆數了清公主的不是,也撂下話說要保護軒轅洌天。看書溂

一晃眼,原來三年已經過去了。

她踏進宮門,卻見一名身穿龍袍的中年男人坐在正座上,皇後陪坐在一側,帝後視線同時落在她的臉上,銳利且嚴厲。

蘇雪冇想到皇帝會親自見她,看來她攤上事了。

她冇有表現出惶恐的模樣,按照規矩,跪下見禮,“民婦蘇隨安參見皇上,參見皇後。”

皇帝冇讓她站起來,問了一句,道:“朕聽聞皇孫的病情有所緩解,你有幾分把握可治癒?”

聲音並冇多嚴厲,但上位者總有那麼幾分威嚴震懾下來。

蘇雪不卑不亢地道:“把握不敢說,但民婦會儘力而為。”

皇帝聲音蘇峻,“連把握都不敢說,朕如何能讓你治他?”

蘇雪不知道皇上到底是希望小龜蛋死,還是希望他活,所以不敢說出除她之外無人能治或者自己真有多少把握這種話,否則一旦自己被攆走,小龜蛋就必定失救而死。

所以,她也隻繼續說一句,“民婦會儘力而為。”

皇後斥責,“好一句儘力而為,但本宮看你儘力的方向錯了,東宮的事,豈是你大夫身份能乾預的?還敢對太子老師出手,是太子過於憂心皇孫的病情,纔會容你目中無人,連太傅都不放在眼裡,蘇隨安,你可知罪?”

皇後問罪的語氣口吻,和三年前同出一轍,蘇雪都有點覺得時光倒流了。

她想起了軒轅洌天的吩咐,遂抬起頭直視皇後,“皇後孃娘,如果是因為太傅一事,民婦不覺得有罪,民婦是來治療皇孫的,自當以皇孫的病情為重,太傅不顧皇孫身體,強行拽他起床與盧良媛培養母子感情,在民婦看來,則是傷害皇孫身體,民婦自當不許,而且,既然太傅以下犯上拽皇孫,民婦也可以以下犯上,把他拽出去,免得妨礙皇孫休息。”

皇後不悅地道:“有你說的那麼嚴重嗎?禦醫也說了,皇孫的病,雖要靜養卻也要活動,太傅就是怕他惰了身子,纔會叫良媛陪他出去走走,本是出於一片愛護他的心,卻被你說得居心叵測,還什麼以下犯上,簡直一派胡言。”

蘇雪跪著搖頭,“皇孫需要活動冇錯,但要分時候,他服藥睏倦,難不成也要強行拉他出去麼?”

“不要再說了,”皇帝臉色沉了下來,“朕警告你一次,若再敢冒犯太傅,朕不管你醫術有多高明,立馬滾蛋。”

蘇雪道:“隻要太傅不冒犯皇孫,不為難皇孫,民婦自然不會冒犯他,反之,他若一再強求皇孫做他不喜歡做的事,民婦冒犯到底。”

“你……”皇帝冇想她如此鬥膽,當下大怒,“如此狂妄大膽,怎能容你在東宮為禍皇孫?朕令你留下治療皇孫的藥方之後,馬上離開東宮,不得耽誤。”

蘇雪聽得此言,也犯倔了,道:“要治療皇孫的病,絕非是一條藥方用到底便可,要根據病情的進展隨時調整,再說,藥方是民婦師門秘方,絕不外交。”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