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主蘇雪是嫡出的,但母親生下她一年不到就死了,蘇丞相娶了繼夫人,後來又生育了嫡出的兒女,她這個自

然就無人問津,連姨娘生的都不如。

出嫁之前不受重視,嫁給了翼王南宮翼天之後,又隨即被打入廢院,孃家人早就看不起她,若不是如今生了兒

子,又搬進了斬月居,丞相府今日也不會要她回門。

當然,回門的目的是什麼,蘇雪也能想到。

正廳裡,蘇丞相的繼夫人陳氏帶著女眷們在等她,她瞧了一眼,是二房三房的嬸孃和妾侍們,跟原主一個爹的

弟弟妹妹冇有一個在場的。

陳氏是世家出身,雖三十幾了,卻保養得很好,皮膚白皙,妝容大氣,有世家命婦的尊威。

她表麵功夫做得很好,帶著諸位女眷們見過了王妃,才坐下來關切地問候了幾句。

而二房和三房的人奉上給小龜蛋的禮物之後,便陸續找了藉口告辭,連虛應都不願意,甚至,都冇正眼瞧過小

龜蛋。

等人全部走了之後,陳氏才收斂了客氣的笑容,淡淡地道:“你父親在書房裡等你,去吧。”

魚餌放出去一年了,是時候收回來看看釣到了什麼。

這就是這一次派遣馬車接她回來的目的。

蘇雪轉身出正廳門口的時候,聽到陳氏身邊的主事婆子說了一句,“大小姐這一次回來,似乎不一樣了,不若

往日那般對您謙卑恭敬。

陳氏聲音依舊淡涼,“以為自己飛上枝頭變鳳凰了,殊不知,這所謂的鳳凰,還不如落架的雞,罷了,不過是

棋子而已,若不是怕她名聲過於爛臭害了姐兒們,我當日也是懶得保住她的。”

當日原主蘇雪被清公主誣陷,是丞相府的人護著她,才留了一條命等到翼王回來。

這點蘇雪知道,但是本以為是蘇丞相還有一點念及父女之情,纔會力保她,卻冇想到,隻是怕她名聲不好牽連

了她的其他女兒。

蘇雪勾唇蘇笑,真涼薄。

但她冇說什麼,隻是叫朱嬤嬤和徐奶孃到偏廳裡等候,見完蘇丞相他們就走。看書溂

有些事情,她得摸透。

例如蘇丞相要殺翼王的原因。

根據原主的記憶,來到了書房,管事萬叔在門口等著,見她來了,便敲了敲門,“相爺,大小姐來了。”

“進來!”裡頭傳出威嚴低沉的聲音。

蘇雪推門進去,書房光線不是很足夠,窗戶關閉,隻點了兩盞燭火。

書房裡擺設古典奢華,裝飾與傢俱都用極好的料子,桌椅屏風,都是金絲楠木所製,且是配套的,造價不菲。

蘇丞相坐在書桌後的雕花金絲楠木太師椅上,身穿一襲黑色錦袍,四十歲上下的年紀,麵容瘦削,眸光銳利,

像是長期的不苟言笑,顯得十分嚴肅。

這就是原主的父親,權傾朝野的蘇丞相。

見到蘇雪,他神色更顯得嚴厲了些,“你為什麼要得罪清公主?忘記你嫁過去的目的了嗎?”

冇一句關切,冇半點心疼,一來就是譴責。

蘇雪在旁邊的椅子坐了下來,看著蘇丞相,“文蘭說,你要我下毒殺了翼王,他現在雙腿都廢了,為什麼還要

殺他?”

“讓你辦的事,你照著辦就行,問這麼多乾什麼?”蘇丞相皺眉,不悅地道。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