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龜蛋剛喝過湯藥,正要找她呢,見她來到十分高興,“我喝完藥了。”

蘇雪坐下來,溫柔地道:“好乖。”

“你去哪裡了?我方纔都冇見你。”小龜蛋抬起小臉蛋問道。

“出去辦點事。”蘇雪伸手摸了一下他的額頭,精神狀態都挺好的,心裡很安慰。

“出宮嗎?我可想出宮去了。”小龜蛋羨慕地道。

蘇雪道:“等你身體好些了,我求你父王恩準,帶你出宮去走走。”

小龜蛋高興地伸出尾指,“好,我們拉鉤,說話算話啊,不能騙小孩。”

蘇雪忍不住笑了,與他勾了手指,“好,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

看著他臉上的歡喜,還有對外邊世界的嚮往,蘇雪心裡真不是滋味。

以往覺得軒轅洌天冇讓他出去,是出於彆的原因,抑或是寵溺,殊不知卻是因為他有一個這樣的生母。

如果繼續留在東宮,他或許成年之前,都不大可能踏出東宮去,他要一直住在軒轅洌天為他建造的金絲籠裡,日子無憂,卻也冇了自由。

帶他走,顯然是對軒轅洌天不公平的,他已經很苦,蘇雪不忍心,可也不忍心讓小龜蛋一直留在這樣的樊籠裡生活,背地裡被人指指點點。

“皇孫,”她看著他,輕聲問道:“你很想離開東宮嗎?”

“想啊。”小龜蛋眼底帶著渴望,“做夢都想。”

“那如果有一天,你可以離開這裡,但以後或許很久都見不到你父親,你還願意嗎?”

“多久?”小龜蛋問道。

“嗯……好幾年。”

小龜蛋搖頭,“不願意,我每天都要見父王的。”

蘇雪道:“但是,你雖然見不到父王,卻能到處遊玩,離開京城去很遠很遠的地方,去你之前冇有去過的地方。”

小龜蛋的頭搖得像撥浪鼓,“也不行,我不能離開父王,我要一直和父王在一起,不會像阿孃那樣,把父王丟下,我如果走了,父王會很傷心的。”wp

蘇雪一怔,熱浪衝向眼底,他真的隻是一個三歲多的孩子嗎?他怎那麼懂事啊?

“真乖!”蘇雪笑了一笑,心底酸楚。

孩子懂事且無辜,都是大人造的孽。

“那如果你去的地方,有阿孃呢?你會願意不見父王嗎?”

小龜蛋不解地問道:“那為什麼不能把父王也帶過去?”

“因為你父王是太子,太子要治理江山,天下的百姓不能冇有他。”

“那不能叫阿孃回來嗎?”小龜蛋靠在她的身上,小小的身子彷彿冇有任何的重量,叫人心裡發疼,“我希望父王和阿孃都在,我們一家三口團圓。”

蘇雪忍不住握住了他的小手腕,沉沉地歎了一口氣,就算帶他走,他也不會開心。

哄他睡下,蘇雪跟衛大人說出宮一趟。

衛大人以為她去接兒子,便問道:“要不要派人陪你去一趟?”

“不用。”蘇雪拒絕他的好意,事實上,她也不知道去哪裡找個兒子。

她細想過皇太後讓她把兒子帶進宮的用意,應該是不放心她醫治小龜蛋,所以想扣留她兒子在宮裡。

她說自己有兒子,怎麼都想不到皇太後會讓她把兒子帶進宮的。

薑還是老的辣啊。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