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必。”軒轅洌天胃口不錯,坐著吃了起來,一碗粥馬上見底。

“精神好些了,還有發熱嗎?”

“半夜裡發熱纔好呢。”軒轅洌天慢悠悠地滑入被窩。

阿佩失笑,“您實在犯不著對自己這麼狠,若想接近她,隻需要多往皇孫那邊跑,便能見著她了,這雙腿可是當年王妃費勁九牛二虎之力才治好的。”

“我要的是單獨相處,不是一屋子的人。”小龜蛋的屋中,四大婢女,徐奶孃,朱嬤嬤,一個個雙眼炯炯,他能與蘇雪說什麼話?便一個眼神都不能有多餘的感情。

阿佩收拾著東西,道:“明日,怕是有好戲看了。”

盧太傅不會善罷甘休。

這個時候提起盧太傅,掃興得很,軒轅洌天把她攆出去,要靜靜地回味她的眼神,她的無措,她的氣息。

但也並未能安安靜靜,慶公公告知了皇上他受傷的事,皇上連夜過來看望。

太子遇襲,皇上發了雷霆之怒,嚴令下去,要青龍衛把刺客首領找出來送上斷頭台。

一時,東宮氣氛凝重,殿下遇刺確實是大事,但他自己一副不想追究的樣子,彷彿知道刺客是誰。

皇帝問了刺客的事之後,便道:“來都來了,朕去看看斯年。”

“父皇,這會兒,斯年應該睡下了。”軒轅洌天知道蘇雪或許會守著小龜蛋,不是很願意父皇過去,他暫不想讓任何人發現蘇雪的身份。看書溂

“朕就看一眼,朕許久冇見過他了。”皇帝固執地道。

他想孫子,想得要緊,但是,他和皇後都不能經常過來探望,帝寵對他來說,是負擔,是枷鎖,是非議。

他是太子的嫡長子,卻有那樣一個母親,所以,大家都“寬容”地承認他皇孫的身份,卻不能接受他受得到太多的恩寵。

縱然是皇帝,也不能隨心所欲地寵愛自己的孫子,他更是要顧忌旁人對斯年的非議。

他寧可斯年默默無聞地活著,如今雖還有人在私下討論,但相信再過幾年,不會再有人提起那些事。

皇帝堅持要去看看斯年,軒轅洌天阻止不來,便叫衛大人陪在禦前,一同過去。

蘇雪果然守在小龜蛋的床前,她今晚不可能睡得著,就乾脆陪在小龜蛋的身邊,看他睡得沉沉的,心裡也高興。

皇帝是不動聲色地來到,守夜的徐奶孃嚇得要緊,忙地跪下。

蘇雪退到一旁去,儘量不礙著皇帝的眼。

但心裡卻十分奇怪,大半夜的他過來做什麼?盧良媛告狀了?但縱然盧良媛告狀,估計皇帝也不會親自過來處置她。

蘇雪始終認為,皇帝不會真心接納這個孫兒。

因為,從她來到東宮,就冇見皇帝傳斯年過去陪伴,更冇見他親自過來。

今晚倒是個特例,但以她以往的人生經曆,忽如其來的好,或許就會蘊藏著隱瞞。

她儘量讓自己不要這麼想,因為撇除一切,他們是親的祖孫。

皇帝躡手躡腳地進來,小心洌洌地坐在了床邊,伸手為他壓好被子,便溫柔地看著他。

看了約莫有一盞茶的功夫,他起身了,有些不捨地再瞧了一眼,輕手輕腳地走出去。

出了門口,才叫衛大人去請蘇雪出來。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