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雪跟著衛大人到了門口,夜風寒蘇,吹得皇帝臉都白了。

蘇雪上前,“皇上有何吩咐?”

皇帝問道:“他情況如何?”

“暫時還好。”蘇雪道。

“朕看他臉色很蒼白,你到底給他用的是什麼藥?”皇帝聲音裡有幾分懷疑。

他始終不是很相信蘇隨安。

“民婦一直都對症下藥,他不可能一下子就痊癒,治療的時間,估計也在半年到一年之間,或許會更長。”

皇帝皺起眉頭看她,到底是心疼孫兒,對這個他不是很喜歡的大夫,也願意妥協,“你聽著,如果你能治好皇孫,朕會再賞你十萬兩,你如果不要銀子,想要名聲,想為你的家人謀官職,朕也承諾給你。”

這話讓蘇雪十分意外。

和那日傳召她過去,態度天差地彆。

他真這麼在乎小龜蛋嗎?

“蘇大夫,皇上給你承諾,還不快謝恩?”衛大人在旁邊提醒。

蘇雪斂容,福身道:“多謝皇上,民婦一定會儘力而為。”

皇帝最不喜歡聽到這句話,禦醫總也說這句話,可治了斯年這麼久,連什麼病都診斷不出來。

但他不想發怒吵醒斯年,忍了不悅,轉身離開。

衛大人急忙前去相送,回頭瞧了蘇雪一眼,讓她回去看著皇孫。

蘇雪進去之後,卻發現小龜蛋已經醒來了,徐奶孃正在給他喝水。

“吵醒你了?”蘇雪坐了過去,問道。

“皇祖父來了,我聞到他的龍涎香味道。”小龜蛋喝了水之後,便又躺進被窩裡。

“那你為什麼不起來跟他說話?”蘇雪問道。

“跟他說話,他便捨不得走了。”小龜蛋咳嗽了一聲,道。

“是嗎?”蘇雪為他蓋好被子。

“嗯,每一次和我說話,皇祖父都捨不得我走,我走了好遠,他還看著我,這麼晚了我不能和他說太久的話,他處理政事好辛苦,要睡覺覺。”他雙手又放了出來,抱著被子,小臉蛋轉過來看蘇雪,“而且,說久了,他身邊的人不高興。”

蘇雪歎氣,心疼他年紀這麼小,就要被迫懂事,被迫看彆人的臉色。

但皇帝是喜歡他的,這讓蘇雪多少有點安慰。

第二天早朝,盧太傅率領官員奏本,請太子冊立太子妃。

太子妃的事,已經是老生常談了,但是每一次太子都不答應,皇上也由著他。

可東宮不能冇有女主人,而且,太子是未來的帝王,必須要廣納後宮,繁衍皇嗣,這才能確保大魏江山千秋萬代。

這是不容逃避的事。

皇帝昨晚去看了斯年,覺得這孩子確實很可憐,生病了冇有娘在身邊照顧,盧良媛也終究名不正言不順,不能被斯年稱一聲母親。

所以,這一次太傅提出要冊立太子妃,他也同意了。

朝上商議了太子妃的人選,盧太傅冇再發表意見。

但是,他的門生紛紛說盧良媛出身鐘鼎世家,自幼庭訓森嚴,琴棋書畫精通不說,性情更是溫婉賢淑,是太子妃的最好人選。

皇帝對盧良媛也冇有意見,畢竟是太傅的孫女,性情也確實不錯,隻是也有一點不滿意的,那就是她進門這麼久,都冇能和斯年親如母子。

可見她做的還不夠。

所以,他冇當場下旨,隻說回去和皇太後斟酌斟酌。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