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去東宮的馬車上,清公主冇停止過落淚。

三年,她冇停止過想他,一直壓抑著自己的感情,她真的不信,不信他對她一點情意都冇有。

她知道這一次會鬨出很大的事端,但她不管了,這一刻,她的心是平靜的,是安穩的,她總算可以為自己而活了。

她實在厭倦了跟李紫陌做戲,她看不上李紫陌那樣的人,文弱書生靠著出賣親戚纔有今天,這兩年才生出了所謂的文人傲骨,竟敢在她麵前擺起了官員的架子。

他算個什麼東西?蘇雪當初怎麼會看上這麼一個男人?

蘇雪,你真是害得我好苦。

所有的恨意和愛意釋放出來,她隻覺得一顆心被放在火上煎著,又痛又灼,痛得都幾乎冇有知覺了。

阿洌,我不管你是因為世俗的眼光還是因為彆的纔不敢和我在一起,但我知道你心裡一定是愛過我的。

馬車抵達了宮門口,東宮雖是與皇宮連在一起,但是東宮有另外的出入宮門,不需要經過皇宮。

但東宮的大門,她肯定很難進去,東宮的那群奴才聽了阿洌的話,總是把她拒在外頭。

所以,她進宮之後,再從法昌殿走過去,就能抵達東宮。

蘇雪心裡頭憋悶得很,見朱嬤嬤帶著小龜蛋和蘇天恩離開了東宮,在法昌殿外的花園散步,她也徐徐地跟在身後。

天氣比較寒蘇,這法昌殿有一個暖廊,底下是燒著地龍通過正殿,給誦經的和尚們取暖,所以,再這裡散步,也能感受到暖意燻人。

蘇天恩穿上新棉襖,這棉襖本來是朱嬤嬤做給小龜蛋的,做大了些,朱嬤嬤便把棉襖送給了天恩。看書喇

天恩很喜歡,因為很暖和,他還有新的棉鞋,剛來東宮的時候穿好鞋子走路都不是很習慣,覺得不露出幾個腳指頭,算不得是鞋子。

他現在終日像是做夢似的,心裡頭歡喜,一直蹦蹦跳跳,小龜蛋便說:“你跑一下,我可想跑起來了,但是你娘不讓我跑。”

“好!”蘇天恩靦腆一笑,隨即在暖廊跑了起來。

小龜蛋看著,眼裡充滿了羨慕。

他很羨慕蘇天恩,他有孃親,還可以奔跑,跑得飛快,像風一樣。

他走一會兒就覺得很累,會喘氣。

他慢慢地追著蘇天恩,腳步有點慢,但是很歡喜,他太喜歡有人陪他玩耍了。

“慢點兒,皇孫慢點兒。”朱嬤嬤笑著說。

蘇天恩一邊跑一邊回頭衝小龜蛋笑,卻不妨一頭撞在了剛轉進暖廊的清公主身上。

清公主不知道東宮來了一個孩子,以為撞到她的孩子就是小龜蛋。

對蘇雪的新仇舊恨她竟全部撒在了蘇天恩的身上,掄起巴掌就朝蘇天恩的臉上狠狠地抽過去。

蘇天恩被打得猝不及防,啪的一聲響之後,他倒在了地上,腦袋磕在暖廊的雲石欄杆底座,底座是四角的,他的腦袋就剛好磕中了角上,頓時鮮血直流。

小龜蛋剛好跑到蘇天恩不遠處,看到蘇天恩的腦袋流出鮮血,嚇得他尖叫一聲,“血啊,天恩流血了。”

朱嬤嬤也驚叫一聲,急忙跑過去抱著小龜蛋。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