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雪正對著一株寒梅兀自出神,先是聽得巴掌聲繼而馬上聽到了小龜蛋的哭聲,她馬上看過去,看到倒在地上的蘇天恩半顆腦袋都被血水浸了,朱嬤嬤抱著大哭的小龜蛋。

是她!

蘇雪三步拚作兩步跑了過去,撕下自己的衣裳迅速壓住天恩的腦袋,手往後一攏,止血藥粉落在手中,移開壓住傷口的衣裳撒了止血粉上去,再迅速包紮。

她處理傷口的動作很快,因為處理完傷口,她要收拾清公主。

清公主一直盯著她的手,這個人,這些動作,觸動了一些記憶,恨意更盛。

她知道自己打錯了人,那坐在地上哭的小孩,纔是小雜種。

心頭對蘇雪母子恨之入骨,竟趁著蘇雪為蘇天恩處理傷口的時候,大步過去一腳踢向小龜蛋的腦袋,在法昌殿裡和尚誦經的聲音中,伴隨著她恨意橫生的聲音,“你怎麼還不死?你怎麼還不死?”

小龜蛋被朱嬤嬤抱著,朱嬤嬤肯定不會讓她踢到小龜蛋,她緊緊地抱著,清公主的腳落在她的身上頭上。

蘇雪大怒不已,迅速包紮好蘇天恩的傷口,起身一手抓住清公主的髮髻,扭過來反手就是幾巴掌,清公主被打得暈頭轉向,卻在這眩暈疼痛之中,看到了一雙熟悉的眸子。wp

她整個人如墮冰窖,忘記了反抗。

“你大膽!”跟著清公主的嬤嬤急聲怒吼,“快放開公主!”

蘇雪怒意一生,便輕易停不下手,抓住清公主的髮髻便往旁邊的雲石圓柱撞了過去。

血液飛濺出來,濺在蘇雪的臉上,她回頭,看到了小龜蛋驚恐的眼睛。

蘇雪踢開緩緩滑落的清公主,然後抱起了蘇天恩,臉上的血液冇有擦去。

朱嬤嬤艱難地抱起小龜蛋,小龜蛋把臉藏在嬤嬤的懷中,全身瑟瑟發抖。

蘇雪怒極,“抖什麼?怕什麼?這麼膽小以後怎麼保護自己?捱打隻知道哭嗎?你給我記住,要麼逃,要麼反擊回去,彆像個娘們似的大哭。”

朱嬤嬤聽她這麼怒斥小龜蛋,生氣地道:“你這是做什麼?你不能罵他,他受驚了……”

“我在教他,你給我閉嘴!”a

毫無修飾的怒聲聽在清公主的耳中,她不顧自己的額頭汩汩流血,猛地抬頭盯著蘇雪,懷疑的光芒隨即轉化成為惡毒與怨恨,驚叫出聲,“你是蘇雪,你是蘇雪,你冇死,你竟然冇死?你騙了天下人。”

朱嬤嬤怔怔地看著蘇雪,臉色疑惑,清公主瘋了嗎?蘇大夫怎麼會是王妃?

小龜蛋聽得她喊孃親的名字,也猛地抬頭看。

“看什麼?走,聽那瘋婆子說話不嫌耳朵臟嗎?”蘇雪一手抱住蘇天恩,一手從朱嬤嬤懷中抱過小龜蛋,雙手抱著兩個孩子,她走路依舊穩健,絲毫不吃力。

“你是蘇雪,賤人,賤人……”清公主在身後惡毒地喊著,在她認為,賤人兩個字,就是對蘇雪最惡毒的稱呼,她奮力推開給她壓住傷口的嬤嬤,滿臉披血地追過去,“蘇雪你這個賤人,給我站住,你為什麼要藏頭露尾?你為什麼要喬裝粉飾?你到底有什麼陰謀?你是不是還想害阿洌?”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