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隻能先探進其中一具屍體的袖袋和腰間,找找看。

一隻滿是血汙的手,握住了她的手腕,發出了一聲輕哼。

蘇雪怔了一下,藉著昏淡的光,看到中間的屍體竟然微微地睜開了眼睛。

他的臉被砍了幾刀,腹中也在流血,她忽然想起舜王腹中被刺了一劍,他是舜王。

蘇雪馬上翻找他的袖袋,取出了一封血淋淋的信,收入袖袋之中。

拔腿想走的時候,見他還在努力地呼吸,傷成這樣,換做旁人早就死了,他求生的意誌力還真是很驚人。

蘇雪這輩子還不曾試過做衝動的事,但看到舜王的求生意誌如此頑強,她竟然頭腦一熱,便要救下他。a

她以靈力托起舜王,趁黑迅速帶他離開,先藏在她回府的馬車上,施展障眼法隱藏。

墨醫世家的靈力比較薄弱,隻能暫時應急用,在府中轉移他還行,要轉移到府外,或者找一個安全的地方,靈

力辦不到。

而且,障眼法隻能藏兩個小時,也就是一個時辰,一個時辰之後,有人找到馬車裡的話,會發現他的。

蘇雪暫時也管不得那麼多,迅速離開,潛入馬廄,上了馬車先為舜王治傷。

舜王傷勢很重,身中多刀,腹部那一刀最傷,頭臉上的刀傷因為有其他兩名黑衣人護著,所以,冇有很嚴重。

從醫藥係統裡配對血型之後,緊急輸血,縫補傷口。

她醫術很高明,但是這種外傷,出血這麼嚴重,傷及內臟,做了能做的,一切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府中已經鬨起來了,外頭有急促的腳步聲,應該是發現舜王的屍體不見了,在大肆尋找。

傷口還冇縫補完,危險係數還很高,侍衛估計很快就會找到這裡來,障眼法還剩下大半個時辰。

她隻能先躲起來,等府衛會搜完這裡再治傷。

她施展靈力躍上樹梢,身姿輕盈,又黑暗一片,無人發現她。

果然過了一會兒,便見萬叔帶著侍衛持著火把過來,萬叔怒氣沖沖,“快找,找不到的話,全部人頭落地。”

“萬叔,舜王會不會逃出去了?“有一名侍衛急問道。

“不會,屋頂上一直都有人盯著,有人離開丞相府,會馬上被髮現的,舜王一定還在府中,他身負重傷,躲不

了太遠,角落裡再找找。”

“萬叔,已經封鎖正門側門和後門,任何人都不能進出。”

萬叔道:“嗯,快找,相爺在大發雷霆,必須要馬上找回舜王,取回他身上的信。”

侍衛頓時一通翻找,府中的幾輛馬車都找遍了,連馬車底下都不放過。

搜完之後,留下一個人在這裡盯守,防著負傷逃走的舜王會過來這裡躲藏。

蘇雪蹙眉,這就不好辦了。

舜王還在輸血和輸液,且他的傷勢需要儘快處理,而且,障眼法用在一個人身上,隻能用一次,也就是說一個

時辰過完之後,他就會被髮現。

府中三道門都有人守著,如果明日帶他出府,一定會被髮現。

所以,在障眼法失效之前,一定要帶他走。

但現在走也很讓人懷疑,必須要找一個合理的藉口。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