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雪撿起地上的藥,拉住小龜蛋的手,“先吃藥。”

小龜蛋就著蘇雪的手便吞下了藥,喝水的時候喝得急,嗆得咳嗽了好幾下。

蘇雪輕輕地拍著他的後背,“吃藥之後要休息一下,不能到處亂跑,先不要出去。”

“不行,我要出去看我娘。”小龜蛋咳得臉色漲紅,說完推開蘇雪的手便要出去。

蘇雪拉住他的手,道:“你看看你,頭髮亂糟糟,臉也冇洗,衣裳更是皺巴巴的,就這麼去見你的孃親?多寒磣啊。”

小龜蛋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頭髮,還真是亂得像雞窩一樣,“對啊,我太醜了,我不能這樣去見孃親的,朱嬤嬤,快,快給我梳頭,洗臉,找一件好看的衣裳,快,快,快。”

朱嬤嬤應了一聲,一屋子的下人都開始忙活起來了。

蘇雪走了出去,把門從外邊鎖上,把他們全部都關在裡頭。a

這位洌王妃,她要先見一見。

她一點都不意外,清公主既然嚷出去了,必定就會引起轟動,皇太後不會坐視不管。

反正都隻是需要一個蘇雪回來而已。

對皇太後而言,隻要不是真正的蘇雪,任何一個女子以蘇雪的身份來到東宮,她都能牽製得住。

身後傳來阿團的聲音,“怎麼上鎖了?開不了,門開不了。”

之後,是拍門的聲音。

斬月居外頭有侍衛,聽到拍門的聲音,便快步進去看。

蘇雪與他擦肩而過,這鎖是她上的,彆人開不了,隻有她能開,除非把門拆掉,否則,他們出不來。

皇孫母親回來的訊息,在東宮裡傳開了,大家都往前殿湧去,想看看皇孫的母親到底是什麼模樣的。

但是,到了前殿,全部被青龍衛攔下,誰都不許進去,隻能遠遠地看。

阿佩不在,蘇雪聽到侍衛說阿佩姑娘去找殿下回來了。

蘇雪站在人群中看進去,隻見一名身穿白色狐裘的女子坐在了椅子上,她神情淡漠,孤傲,帶著一種不與人親近的疏蘇感覺。

雖距離有些遙遠,但是,蘇雪還是把她的麵容看得清清楚楚。

臉型,五官,膚色,從坐著的時候看高度,基本和她一模一樣。

隻是不知道聲音,是否與她相似。

不得不佩服皇太後,這麼短的時間竟然能安排得這麼完美。

軒轅洌天與她相處的時間不長,隻要這個女子的行動舉止像她,估計軒轅洌天會信個十足。

他一直都盼著蘇雪回來,現在如願了。

皇太後是快她一步,她剛想跟他說明白自己的身份,馬上被截胡了。

這老太太本事真大啊。

也許是這一場並不上檯麵的博弈,讓蘇雪骨子裡的桀驁不遜被激發了出來,她倒是要看看,這老太太還有何等通天的本事,就算最終她要走,也要讓老太太心驚膽戰一下。

正這麼想著,便見有腳步聲急促地響起,是奔跑的聲音,蘇雪本以為是軒轅洌天得知“蘇雪”回來,所以急忙趕回來。

但抬頭一看,卻見盧良媛神色慘白地跑著過來,她是東宮的主子,侍衛冇攔著她,讓她進去了。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