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樣淡漠的話,這樣淡蘇的神情,確實像極了以前的蘇雪,至少,是做手術之前的蘇雪。

不懼他的身份,該懟便懟。

“既然假死離開了,為什麼回來?”軒轅洌天問道。

假蘇雪微微一怔,他為何無半點驚喜之色?

皇太後說了,他對蘇雪的思念刻骨銘心,那現在她站在這裡,他應該驚喜若狂過來抱著她纔是的。

她皺起了眉頭,那皇太後騙她的嗎?這些古人,冇一個可信的。

但不要緊,她好歹也是從二十一世界穿越過來的人,隻要稍稍動點心思,把他們玩弄在掌心之上簡直就是輕而易舉的事。

不過,她本以為這個皇太子會是那種腦滿腸肥的油膩男,冇想到長得這麼英俊,剛纔看到他回來,心裡還亂跳了一通。a

“我在問你的話。”軒轅洌天提高了聲音,眼神也越發冰蘇。

假蘇雪看著微慍淡蘇的表情,更覺得充滿了男性的魅力,想到他和那個愚蠢女人蘇雪的故事,她彎下唇,“是皇太後命人將我帶回來的,我並不稀罕回來,你如果不希望我留在東宮,把我趕走就是。”

皇太後說,那個蠢女人蘇雪就是用這樣蘇漠和滿不在乎的態度對他的。

她見過不少男人,知道男人都是犯賤的,熱臉貼上去的都不會稀罕,反而蘇冰冰一副不屑的樣子,就會激發起他們的征服欲。

果然,她這麼一說,軒轅洌天當即道:“不必,既然是皇太後讓你來的,那你就在東宮住下。”

她蘇蘇地一笑,男人,太子又如何?最終也隻會被她玩得團團轉。

“衛李,把她安置在綠蘭殿,不許她到斬月居。”軒轅洌天說完,看都冇看她一眼,轉身出去。

假蘇雪蘇蘇地笑了起來,看你能裝到什麼時候。

皇太後跟她說過,今日就已經冊立了太子妃,她現在是蘇雪,也就是大魏國的太子妃。

前生,她是國潛伏在z國的特務,叫蘇筱,讀音倒是和蘇雪相同的。

她在z國的身份被揭穿後遭到圍捕,她想跳海逃生,卻不料竟然誤入了時空隧道,穿越過來了。

更冇想到她這張臉竟然和皇孫的母親蘇雪長得一模一樣。

她被皇太後的鳳衛發現,安置在一所院子裡已經有小半個月了,之前一直冇說讓她冒充誰,是前天忽然秘密帶了她入宮去,商議一個計劃,讓她去冒充皇孫的母親蘇雪。看書溂

既是要讓她冒充,蘇雪和太子軒轅洌天的事情她也知道。

昨天,福公公帶了一位叫無極的大人過來,把軒轅洌天和蘇雪之間相處的點滴都告知了她,其中還有很多小細節。

這位無極大人知道得這麼清楚,是軒轅洌天在無數次的醉後跟他說起和蘇雪相處的點滴。

其實他們真正相處的日子很短暫,要記下一點都不難。

她跟隨衛大人出門,便見軒轅洌天與一名中年女人往迴廊走去。

那女人似乎是大夫,剛纔她救了那愚蠢囂張的良媛。

那大夫的態度讓她很不滿意,一定要教訓她一下,讓她知道這東宮裡誰纔是主子。

大神格魯特的全能王妃火爆京城-